​回歸天主的旅程 (作者: 凌君慧)

(由2018年8月26日公教報轉載)

http://kkp.org.hk/node/17343

 

早前在一個信仰聚會中分享傳教經驗時,有人問我是否從小立志做傳教士為主服務,實在是問者無心,聽者慚愧。雖然我從小讀天主教學校,中學跟同學一起讀慕道班,十七歲領洗,但整個過程其實沒有深刻的觸動,信德很淺,加上後來獨個兒到加拿大升學,在沒有信仰小組的陪伴下,對聖言有疑惑時沒有認識的神師可問的情況下,慢慢偏離了天主的道。回港工作後,工作越做越好,但成就越高,離開天主卻越遠,主日有空也會參加彌撒,但我的世界,只容得下我自己,沒讓天主走進來,生活裡只有工作和玩樂。但天主沒有離棄我,反而在我離開祂最遠時,透過二零零一年的九一一恐怖襲擊敲我的心門,我醒覺自己的冷漠後,決心從新慕道,從新皈依。從那時起,我對主有一份新的渴求,為了更加親近主,雖然廣告工作繁忙,仍然報讀不同的神學課程,做不同類型的義工,生活忙上加忙,但跟天主的關係,卻似乎未能深化,停留在理智上認識基督的層面。直至二零零六年,參加了文之光神父帶領的靜默退修,認識了基督徒默禱,才醒悟自己未能找到打開親主關係的鑰匙,是因為找錯了地方。我一直在神學裡找,在義工工作裡找,原來天主一直在我內!從那時起,我開始默禱,跟天主的關係,在靜默中越來越近,開始察覺到祂在日常生活中臨在,開始聽到祂在內心的呼喚:先聽到祂召叫我離開廣告工作服侍祂,後在印度義工期間聽到祂召叫我留在印度服侍祂。

 

能夠跟隨天主的旨意,作出生命中兩個重大決定 – 先離開廣告,後離開香港到海外傳教– 我歸功於默禱。

 

心靜

安靜的環境雖然有助於心靜,但不是必然的結果,特別是煩惱的時候,有時外在環境越靜,內在反而越吵,思緒越飛騰,不能自止。若果我們內心經常吵吵鬧鬧,就算天主不斷在我們心內呼喚,我們也無法聽到;就算聽到,也無法辨別,無法分辨聲音究竟是來自天主、或自己、或世界。聖德蘭修女說:「天主,在我們內心的靜默中說話。」默禱的操練令內心安靜下來,在內心的靜默中,聆聽和辨別天主的聲音。

 

謙卑

以前的我,主觀自負,認為靠一己努力,可以掌控一切。認識默禱後,才發覺靠著意志放下雜念幾分鐘也做不到,我還有什麼可以自誇呢?默禱教我學習謙卑放下,讓我看清自己的無用,離開了天主,我什麼也不能作。(若望福音15:5)。除了在默禱中分心外,我還試過在默禱中忽然出現好點子,怕默禱過後忘記好點子而故意不放下,故意不回到短誦,這情況就像真實生活一樣,一方面想完全依賴天主,另一方面想靠自己,想用自己的方法,不斷跟天主角力,放不下自己的驕傲。其實就算我們能夠放下好點子入靜,今天能夠做得到,明天也不一定能夠做到,就如真實生活一樣,今天我願意放下舒適生活到海外傳教,明天我可能放不下別人的批評責罵、或抓住別人的認同不放、或眷戀別人的讚美, 這些都是驕傲的誘惑。所以默禱沒有練成的一日,就如謙卑沒有學成的一天。當我們自以為學會放下時,往往是再次執著的時候。聖德蘭修女說:『如果你是謙卑的,沒有什麼可以影響你,無論是讚揚或恥辱,因為你知道你是什麼。』雖然每一次默禱,是一次新的旅程,但假如我們願意每天操練,每天在默禱中放下一些雜念,包括不好的意念,如憤怒、不安、憂慮;和好的意念,如興奮、成功感、滿足感等;假以時日,我們在生活中也會比較能夠保持謙卑平和的心,比較能夠放下, let go, let God。

 

忠心

默禱看似容易,只是專注於短誦放下雜念三十分鐘,但做起來很難,堅持天天做更難,因為我們幾乎不可能完全不分心走意,而且外人看不出來,只有自己知道分心,只有天主知道自己有多軟弱。但正正是我們明知自己軟弱,明知自己必定分心走意,仍然堅持繼續天天做,這是對主的忠心。天主從來不介意我們軟弱,只要求我們忠心,只要我們願意承認自己軟弱,願意完全依賴祂,其他的,祂自會照料。聖德蘭修女說:『天主沒有要求我們成功,只求我們忠心。』回看自己的傳信路,踏出第一步到印度傳教後,每天面對許多挑戰和磨練,能夠走到今天,絕對不是靠自己的能力,而是靠著交託天主,回頭看,才發現祂親自帶領每一步。

每一次的默禱,每一天的生活,是一次回歸天主的旅程。今次分心了,今天走偏了,明天從頭再來,只要我們願意從新放下,忠心依賴天主,祂自會照料一切。

 

 (作者: 凌君慧)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