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行動與默觀

當我在86年將阿爾伯克基的中心命名為「行動與默觀中心」時,我們爭論應將「默觀」還是「行動」放在前面。我選擇將“行動”放在首位。我仍然堅持認為你不會默觀,直到你過了一些生活,做了些事,犯了一些錯誤及潛入生活的奧秘中。否則,在我看來,你只會以默觀空想而告終,並稱其為偉大的奧秘或天主。


因此,我將「行動」放在首位:「行動與默觀」。但是,當然,人們一次又一次地問,哪個是更重要的 - 那是一個難以忍受和無用的問題,因為它們永遠地團結在一個擁抱中,就像我們所說的硬幣的兩面。但是,我總是說「行動」不是那個重要的詞,「默觀」也不是那個重要的詞,「與」才是。你如何將兩者放在一起?我現在62歲,我仍在努力。


它一定是一種偉大的藝術形式,也許始於神秘主義,到最後卻看起來像是政治。但實際上,兩者在最終的混合效果上看起來是不同的。這就是藝術形式,即我們將在本週末努力朝向的愉快舞會。


我發現若望邁恩帶來了很大幫助,但不是以一種明顯的方式。如你所知,他不會直接談論社會或當前的政治問題。他只是通過不注意其中一些暫時吸引我們並使我們開心的東西,僅僅淡化它們,。


作為一個方濟會士,我很幸運能夠每隔幾年會在隱居處裡度過四旬期。在那段時間裡,我當然不會看新聞,報紙和電視。當我回來時,我總是很驚訝,因為我什麼都沒錯過,至少沒什麼重要的事。真的,太神奇了!然而,當你每天晚上觀看時,都會讓你感覺自己在某些真正重要的事情中。你會意識到它很大程度上是人為的填補半個小時,而使你感到這是有紀念意義或重要的,卻正如若望邁恩所說的那樣,只有「一個奧秘,一個真理,一個悲傷,一種愛和一種生活」,而它只是在不同的形式中顯示出來。他在多個地方稱之為“復活基督的普遍意識”,它將這幅偉大的圖畫聯合在一起。奧斯定稱此運動為「逾越奧跡」 – 轉化的奧跡,運動的奧跡,生與死,十字架與復活的奧跡。


我曾定期給與中心的新進實習生們講座,以試圖在他們的思維中重新建立行動與默觀之間的這種實質聯繫。從出谷記第三章焚而不毀的荊棘叢的故事開始是很容易的。你可以稱之為一種內在經驗,一種超越性經驗,基於自然而不是在會堂或聖殿中。大多數不尋常的神顯都發生在自然界中,在其中,自然形態更加顯而易見。但是,梅瑟在令人心悸的「啊-啊-啊」經驗之後的三句話中,雅威對他說的是:「我已經聽到我的人民在埃及的呻吟」(出3:7 )。祂不會讓他固步在其感傷的經驗中,且五年中不能釋懷。他給了即刻的焦點,暗示和方向。


7月初,我們在阿爾伯克基召開了一次會議,討論靈修的十二個步驟及其與福音的聯繫,我認為它們是一種深刻而直接的聯繫。但是,我向那裡的人群指出,比爾·威爾遜(Bill Wilson)是如何非常堅持的走到了第12步,並告誡初期嗜酒者們,他們永遠不會真正欣賞前11步的力量,重要性和深度,除非他們本人親自承擔及將其給予他人。


我從很多方面認識到,如果我在做神父的這35年中有所成長,部分原因是因為這是一位宣講者和教師的角色,我不得不經常站在人群前描述我以為自己所相信的東西,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我真的相信嗎?」在嘗試進行交流時,我經常發現自己只是捕捉到一些表面而已。在分享中,交付中,給予中存在著一些真理,你可能真的第一次欣賞自己,因為我們正在談論的這個奧秘,此本質奧秘,是一種參與的奧秘。我認為這是你的工作以及所有默觀團體的偉大力量之一,儘管我們努力忠於個人的日常祈禱和默禱,我們也常常在團體中一起做,幾乎就好像認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不僅是在我身上,而且我們一起。我需要知道即使將自己置於此種環境中,分組進行。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