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靜默,獨處和不斷祈禱的重要性

初期基督徒神秘主義確實是一種在殘酷和毫不妥協,但又令人難以忘懷的美麗沙漠之環境中成長的,它具有深厚的靜默和獨處。隱士們通過退居至沙漠而達到一種外在的靜默和獨處狀態,但要在他們的生活和祈禱中達到類似的內在狀態,則要困難得多,正如我們從自己的默禱經驗中所認識到的。放下我們自己的思想和情緒景觀實在是太難了。但是除非做到它,否則即使沙漠也無濟於事:女院長辛格萊特卡(Amma Syncletica) 說,「有很多住在山上的人,舉止卻像在城裡,他們在浪費時間。一個在人群中生活的人,可能在其心中獨處,而一個獨處的人,也可能生活在其個人思想的擁擠中。」


我們的安慰是:「一個人在人群中生活時,也可以在其心中獨處。」當我們在默禱中全神貫注於禱詞時,即使我們生活在繁忙的城市中心,我們也可以進入內心的靜默與獨處。聆聽「寧靜微弱的聲音」需要內在的靜默,因此也被認為是最重要的品質:「有一次,當馬卡留斯院長(Abba Macarius ) 在塞切特(Scete) 教堂祝福了弟兄姐妹們之後,對他們說:『弟兄姐妹們,飛吧!』其中一位長者回答說:『我們在沙漠裡,如何才能飛的更遠呢?』然後,馬卡留斯將他的手指放在其嘴前說:『從這裡飛出去』。」


所以,他進入小房間並關上了門。因此,靜默不僅是沒有噪音,而且也是不講沒必要的話。隱士們認為所有無關的談話都是危險的,因為這不可避免地導致許多瑣碎的思想:據說阿莫斯院長(Abba Ammoes ) 去教堂時,他不允許其門徒與之齊行,而只能隔一段距離;如果後者來詢求他的教訓,他將在回答後立即躲開,並對他說:「我是怕在講完訓言之後,無關的談話會溜進來,那樣我就不能讓你和我在一起了。」


正如隱士們和我們所了解的一樣,祈禱的內在生活可以是非常困難的。他們在祈禱和工作時被建議要特別注意自己的心態。通過此舉,他們察覺到魔鬼以「邪惡思想」形式的不斷攻擊。在第四年每週教導的最後幾集中,我們聽到了艾瓦格略對於「觀察思想」(正念)的建議。這些「邪惡思想」只能通過全神貫注地祈禱才能被克服 - 即他們的「公式」,我們的短誦。在其中,他們(和我們)都遵循耶穌的教導:「在一切之上,先該追求天主的國和祂的義德,其餘一切自會賜給你們」(瑪6:33)這裡有一個完美的例子:「我們讀過關於另一位靈性之人的故事。有一天,在他祈禱的時候爬來了一條毒蛇,便咬住了他的腳。在完成慣常的祈禱之前,他沒有放下手臂,也沒有因為愛天主高於自己而遭受任何傷害。」 (艾瓦格略《有關祈禱之章》Chapters on Prayer)


正如我們從艾瓦格略那裡所聽到的那樣,這些隱士們的生活全都集中在祈禱上。從艾瓦格略對耶穌的言論之變化中我們可以看到:「去賣掉你的財產,捐給窮人,然後背起十字架,這樣你就可以不受干擾地祈禱。」因此,他們的目標是「不斷的祈禱」:「我將向你展示我如何通過繼續我的工作而不停止祈禱。」《沙漠教父語錄》(Sayings of the Desert Father) 奧力振又進一步強調了此點:「誰若將祈禱與必要的職責結合起來,反之亦然,就是在不斷祈禱。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發現切實遵行不斷祈禱的誡命是可行的。它在於將整個基督徒的存在視為是一個真正的祈禱。我們慣於稱呼的祈禱只是其一部分而已。」 (奧力振《關於祈禱》On Prayer)


我們也可以做到這一點。通過在心中忠實而有愛地,且清晰靜默地誦念我們的禱詞,並在默禱期間聆聽它;在其他時間裡不需要我們全神貫注,例如在等待公共汽車或走路時-我們幫助短誦紮根於我們的存有之中,即使我們沒有意識,它也會清晰,溫柔且持續地在我們的心中迴響,我們也是在「不斷祈禱,即將祈禱與必要的職責結合起來,反之亦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2 多默福音和自我認識

多默福音強調要按照現實的原樣來看待它,我們需要放下「自我」未經淨化的一面,錯亂的驅動力/欲望,它是我們的生存需求,培養和環境的產物。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虛假形象,我們的「人物角色」,「自我」面具和「外衣」:他的追隨者說,「你何時會顯現給我們,我們何時才會看到你呢?」耶穌說:「當你脫光衣服而不會感到羞恥時,你像小孩子一樣把衣服放在腳下踩踏,那麼你就會看到永生者的孩子,而你不會感到害怕。」我們需

51 多默福音-努力與恩寵

多默福音始於這句話:「他說:凡是發現這些言論的詮釋的人都不會經歷死亡。」 多默清晰地看到耶穌通過鼓勵我們努力理解並按照衪的教導行事,從而將我們得到救恩的責任放在自己的肩上。真理的發現在於我們的努力與衪話語中所帶來的恩寵相結合。因此,福音中的重點是個人努力和個人責任,藉恩寵的協助來發現我們的真實身份:「耶穌說,如果他們對你說,『你來自哪裡?』對他們說,『我們從光而來,從光本身成為存有,建立自己並在他

50 多默福音中的獨特資訊

我曾在多次的場合中提到,對默禱訓練的忠誠不懈會引致我們的現實觀的完全轉變,並將以後的行為相應地從以自我為中心改變為以他人為中心。 在所有的福音中,多默福音聚焦於這種轉變。它最初被認為是一部「諾斯底派」gnostic 福音,正如它被包括在1945年於埃及發現的Nag Hammadi 罐中,以及其他已知的“諾斯底派”著作。實際上,它與斐利伯福音歸納在一起,它至今仍被認為是「諾斯底派」的。因此,東正教徒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