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自行車和船

當我們嘗試談論天主時,我們正在嘗試談論某位我們永遠無法完全理解或恰當描述的存有,所以矛盾的是當我們思考靈性生活時,其最好的隱喻通常是來自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具體經驗。當若望邁恩當試圖解釋短誦是什麼時也是這樣。

他使用的一個隱喻是從他年代時的《通信兵》(Signal Corps)中而來。他認為短誦就像雷達聲一樣引導我們安全地回家。因此,正如我們誦念短誦,我們重複,重複再重複,它保持我們在安全可靠的航線上朝著目標前進。

在另一處,他談到默禱就像騎自行車一樣。當然,當你觀看某個熟悉自行車且經常練習的人騎著時,它看起來是很容易的。同樣地,我們首次聽到有關如何默禱的指導,它們聽起來很簡單。它們確實很簡單,所以我們希望它是一件很容易做的事。然而,我們很快就會發現,簡單的事對我們並不容易。就像我們第一次騎自行車時,我們發現了一點點平衡這兩個車輪的訣竅,甚至發現了在直線上操縱兩個車輪的訣竅。可能發生的事情是我們跌倒了,我們必須再次嘗試。如果我們有一次小小的撞擊,也許我們需要一些鼓勵才能再來一次。也許在騎行變得容易之前我們會繼續搖搖晃晃一段時間,直到我們不會再擔心。

因此,我們開始默禱。它並不像我們想的那麼容易。也許我們會停止。我們認為,「嗯,這不適合我!」也許我們試圖重新開始,也許我們躊躇不前了一段時間。一開始也許我們的進程是非常不穩定的。我們不那麼確定自己在做什麼,我們是否做得合適,我們做得是否良好,它是否正在帶領我們去到我們想去的地方。

但是,如果我們有一些共同默禱者,他們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鼓勵。他們可以使我們放心,跌倒,繼續前進和搖擺是絕對正常且是旅程的一部分,如果我們堅持不懈,我們會逐漸發現默禱就會自然到來。它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我們不必思考或分析它,我們照做就可以了。有時候感覺像是一段上坡路。有時候又會感覺很容易,我們突飛猛進,鬆開制動,滑動下坡。有時候我們好像在高原上穩步前進。

另一種思考默禱意義,我們每天靜坐默禱會發生什麼,就像河上獨木舟的隱喻。你可以將默禱視為在河中劃獨木舟。垂直地將劃槳浸入水中,從一側到另一側,就像誦念短誦差不多–忠信,穩定,有節奏,重複禱詞,聆聽它,給予它你的專注力。儘管劃槳的動作總是一樣,可每次進入的河水卻是不同的。也許今天水面很平靜,也許它正在反射著陽光,也許沿著河岸的風景非常宜人。也許還有一些樹和春天的花朵,此經驗似乎非常的舒適愉快。

但是在其他情況下,甚至在一段默禱時間內,水面開始變得波浪起伏或渾濁。它看起來非常不平靜。也許風開始吹起來,劃槳變的相當辛苦。持續的誦念短誦比其還要困難;我們似乎哪裡也達不到!

也許不同的事物開始浮現在我們的意識中,就像順著一條河流過,那裡有很多的

垃圾。但是如果我們繼續劃槳,那麼我們將簡單地劃過去這些垃圾。我們不需要停下來看看它,檢查它看看它是什麼樣子或拖它上船。我們可以單純地持續誦念我們的短誦,沿著河劃動,讓這些紛亂經過。

我們在默禱中的目標是天主,而天主就像是永遠在我們前面的視野。所以,無論我們劃的多麼遠,視野總會升至我們前面,無論我們在河上經過時遇到了什麼,無論河裡有什麼,無論河流從狀況如何,無論我們周圍的天氣如何,無論岸邊有什麼,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不停地朝著視野移動。我們所做的方式只是持續劃槳,無論我們周圍發生什麼。

我們開始默禱後遇到的最大誘惑之一,是當我們經驗到一種真正圓滿的平安時。感覺就像實現了福音中許下的平安之承諾。就河而言,它就像是一個暖和的下午,陽光明媚,花朵盛開在岸邊,一切都很平靜。很讓人想把那劃槳存放起來,只沉浸在那種溫暖的寧靜中。但是我們卻收到了傳統的警告。傳統稱其為有害和危險的平安。為什麼它是危險的呢?因為它阻止了我們的旅程。

記住,我們要保持移動朝向的是在前面的視野。因此,如果我們明智並遵循傳統的智慧,我們將再次抬起頭,捕捉視野的景象,記住我們所想要的,重新將注意力連接至短誦之聲,再次開始傾聽並拿起我們的隱喻劃槳,朝著我們內心的渴望前進,誦念且聆聽我們的禱詞,給予它我們的關注並保持住,每當我們意識到注意力轉移至它處時都回到短誦那裡去。


默禱講座系列 2013B 默禱的圖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回家

我們語言中的有些詞彙似乎直指人心。我們本能地知道它們的含義;我們本能地知道它們所表達的對我們有深刻的重要性。我們不需要拆解這些詞彙來得到那份領悟,但是如果我們開始反思它們,然後我們便開始梳理出一些我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軌跡。「家」必然是這些詞彙中的其中一個。 英格蘭有位叫吉姆·卡特 (Jim Carter) 的演員最近非常出名。他最近接受了某雜誌的採訪, 我希望你可以想像這次採訪是如何進行的:他討論

3. 蚊子與猴子

我最近觀看了兩個電視節目。一個是關於一群研究人員在北極圈,另一個是關於在埃及的沙漠中發動戰爭。當我觀看這兩個節目時,我意識到在我的想像中,北極–即北極冰的巨大荒原–以及沙漠都是廣闊的空曠空間。 但是根據這兩個節目,我的想像力與現實並沒有很大關係,因為在北極的那些研究者們很快便發現北極裡充滿了蚊子。而在埃及沙漠中的士兵們發現那裡有數不清的蒼蠅,以至於幾乎不吃很多蒼蠅就無法把食物放到嘴裡。 這讓我想到

4. 調音

如果你是一位元音樂人,你可能會熟悉調音叉,但如果你不是的話,讓我簡短地描述一下。 調音叉是一塊U形的金屬件,你可以輕敲它,它就會振動且給你一個特定的音符。 它給予一個準確的音符。讓我們以 “A”音符舉例。因此,如果你想為了能夠準確地唱歌而知道音符“A”是什麼,調音叉就是做到它的方法。它是使你自己調試為準確的“A”的方法。如果你已調好調音叉,你會知道你永遠都是正確的音準。調音叉總是給你一個準確的“A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