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四旬期反思 - 聖周星期六










當病人倚賴著呼吸機,而家人及至親守候在旁;又或者,當身處於冠狀病毒危機時,不獲允許在病人身邊,而是在遠處等待消息;這時候,只要仍有呼吸,就有希望。儘管那不能避免的,是那麼靠近,但那仍屬於另一個時代,另一個世界。但是,當真的來臨時,當最後一口氣已被呼吸,而再不會有下一口呼吸時,我們就進入死亡的至高靜默(summum silentium),那大靜默。

在隱修院中,「大靜默」是指在夜禱【寢前經】後,隱修士們應該嚴格遵守的靜默。但是,在大靜默之後,隱修士與團體中的某人以線上傳訊進行交流或聊天,並不罕有。然而,面對於死亡,別無選擇,只能恪守靜默。我們不能欺騙死亡。我們的無能為力,令人震驚。就像孩子們,以為自己以堅持、以哄笑、以哭泣,以威脅,就可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的一樣;我們最終都要放棄,並承認自己被擊敗了。離開了,就離開了。

無論我們如何多少次重播與死者的對話,我們將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聽到或看到他們。照片、舊信件、任何我們珍惜的私人物品,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安慰;過了一會兒,這些東西障礙新的關係,就是那在逐漸成為子宮的墳墓中,所形成的新關係。

不能溝通是靜默的:那是多麼的堅定不移、毫不妥協;無法建立任何聯繫;不能知道死者所看到或感覺到的東西(如果有的話)。很想知道亡者是否在乎,他們是否在任何地方或任何形式的存在中,他們能否可以關心這些想念他們的人;不過這些渴望知道,都是靜默的。最終,悲傷的過程使喪親者接受了明顯的和不可避免的事情。儘管他們的內心承受著沉重的負擔,但他們繼續往前進。當我們卒於死亡時,至高靜默就顯示生命的跡象。綠芽長於枯土。

這並不意味著死者會透過繁忙的網絡,傳送訊息,而是靜默變得越來越深。我們變得更能夠地聆聽靜默,而又不會因為我們的慾望、恐懼或想像力而墮入靜默中。靜默變成簡單的臨在。臨在的簡單,是比我們以前認為真實的事物更加強烈的。

在這種流行病與其造成的痛苦的字裡行間,在那並非毫無意義的擾亂之中,我們應該能夠聽到這種巨大的靜默。如果我們沒有,或者這聆聽已經失修了,現在是時候開始或修理這心靈的操練。現在是時候,該看看保持靜默如何為生存是必要。靜默通過死亡,賦予生命力量。

我在美麗谷(Bonnevaux)這裡散步中注意到,雀鳥和動物顯得更加活潑和友善。我想這只是一種投射吧。也許是我改變了,不是牠們,但是誰又知道呢?也許,畢竟一切都是繫於關係,而不僅僅是觀察或被觀察。現在該重新再開始四旬期了。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