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四旬期反思 - 聖灰禮儀後星期六













無論是默禱還是人生探索,本著朝聖的精神,我們都會重複做一些事情,以便更好地理解我們所記住的東西的意義。這時我們會把過去重新呈現於現在所處的維度中,因此時間就被壓縮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感到平安。這表明,至少在當下,我們已經超越了對時間的恐懼,本質上也就是超越了對死亡的恐懼。


我們要把耶穌當作老師、朋友和真理的化身,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努力跟隨他,就需要記得他生命中的那些重要時刻。這並不是為了聚焦歷史上的耶穌:「如果耶穌在這裡,他會做什麼?」這個問題並不是真正的信仰問題。信仰告訴我們,他就在這裡。我們把自己代入歷史上的耶穌,是為了更敏銳地意識到他的複活。因此,在某一天早上,當我們在約但河重發領洗誓言時,我們會意識到。


正如馬克·吐溫很快指出的那樣,約但河不是密西西比河。在許多聖經故事中,它都被想像力給放大了,而事實上它不過是一條非常溫和的小河而已。類似地,當猶太人全部返回以色列時發生的世界末日善惡大決戰的戰場(這也是美國基督教右翼的中東政策的一部分)也只有一個足球場大小。就像多年後,當我回到童年時代的家裡時,我感到這房子也太小了,就彷佛我是玩具屋裡的巨人一樣。


宗教想像力需要得到控制。這就是為什麼在健康的宗教中,基於非形象的外在祈禱是必不可少的修行。對一些早期基督徒來說,耶穌受洗若翰的事實似乎很難解釋。默西亞,天主子,怎麼還需要受洗呢?對我們來說,當我們重發古老的誓言、低下頭讓別人向我們額上倒水時,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因為我們需要別人。耶穌也像我們一樣低下了頭,這使得他的人性更加豐滿,也光照著我們的人性。


朝聖是經文的一種戲劇化表現形式,讓我們明白「聖言成了血肉」的含義。這不僅是神降生為人,而且還揭示了人類的能力與命運。正如教父們再三重述的,天主成為人,為的是使人可以成為天主。


這不需要宇宙大戰,也不需要毀滅我們的敵人,這一點在耶穌榮耀的平凡生活中是顯而易見的。我們所跟隨的那一位懂得鄉村生活,喜歡朋友和家人的陪伴,還參加了一場婚禮。他的標誌意義在於,在從生到死的一切人生體驗中,在其間的所有事情上,神都是完全生活的。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