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沙漠與溪流

正如我們已經從許多神秘主義者或靈修導師的話語中所聽到的那樣,靈修道路是從自我認識走向對天主的認識。文之光神父在《耶穌:內在之導師》中說:「每個人都獨特地認識自己,因此獨特地表達了他對天主和真我的不二與單純本質的洞察。合一會轉變人,但不會毀壞個人的特性。」


以下之蘇菲故事出色地描寫了此過程所必需的:


故事開始於一片遙遠的國度高山上的一場綿綿細雨。起初,雨水安靜而輕聲,沿著花崗岩斜坡滴下。它的力量逐漸地增強,如小溪之水滾淌過岩石,沿著生長在那裡的多節而扭曲的樹木流下。像水一樣的雨水數不勝數地落下:水也從來沒花時間練習如何落下。很快,雨水傾瀉而下,如暗流的急流一併湧入成為一條溪流的根源。溪流沿著山腰,通過矮小的柏樹和淡紫色鑲齒的馬齒莧田地,順著梯流瀑布。它毫不費力地移動著,噴灑到石頭周圍-得知一條被石頭阻止的溪流是最高貴的歌唱。最終,溪流離開了遙遠高山的高地,到達了一片大沙漠的邊緣。沙子和岩石延伸至看不見的地方。


已經穿越了其他障礙的溪流也完全希望能越過這一障礙。但是,正如它的波浪濺入沙漠一樣快速,它們消失在沙中也一樣迅速。不久,溪流聽到了一陣低語的聲音,好像是從沙漠傳來的,說:「風穿過沙漠,溪流也可以穿過沙漠。」「是的,但是風可以飛!」 溪流喊出,仍在精神振奮的進入沙中。 「 你永遠不會以那種方式穿過,」沙漠低聲說道。 「你必須讓風背著你。」「但是如何?」溪流喊道。 「你必須讓風吸收你。」然而,溪流無法接受, 它不想失去自己的身份或放棄自己的特徵。畢竟,如果它將自己給予了風,它還能確定再次成為溪流嗎?沙漠回答說,溪流可以繼續流動,也許有一天甚至會在沙漠的邊緣成為一片沼澤。但是,只要它保持溪流,它就永遠不會穿越沙漠。 「為什麼我不能保持原樣?」水喊道。沙漠如此明智地回答:「你永遠無法保持自己。你要么變成沼澤,要么將自己給予風。」


溪流很長一段時間都保持沉默,聽著,聆聽著記憶的遠隔迴響,了解到它的某些部分曾在風的懷抱中舉起。從那個被遺忘久已的地方,它逐漸回憶起水是如何通過順從而克服,通過在障礙物周圍流動,在受到火勢威脅時而轉為蒸汽。從那靜默的深處,溪流慢慢將其蒸氣升起,到達風的歡迎懷抱,並由上方出生,輕鬆地在廣闊的沙漠荒蕪之地上的巨大白雲所運載。接近沙漠遠端的遙遠山脈,小溪又開始像小雨一樣落下。起初,雨水安靜而輕聲,沿著花崗岩斜坡滴下。它的力量逐漸地增強,如小溪之水滾淌過岩石,沿著生長在那裡的多節而扭曲的樹木流下。像水一樣的雨水數不勝數地落下。很快,雨水傾瀉而下,如暗流的急流一併湧入-再次 - 流入一條新溪流的源頭。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0. 奧力振和旅程的階段(第三部分)

現在,我們來到奧力振的旅程的最後階段,默觀天主。對天主願景的渴望是許多初期基督徒進入埃及,巴勒斯坦和敘利亞沙漠的原因。他們希望按照耶穌的教導而奉獻自己的生命,並遵循祂的引導將自己的存有方式從基於多重性而完全轉變為一種整體合一性。 梅瑟是公元4世紀埃及塞特沙漠中最受尊敬的沙漠教父之一,他告訴若望格世安和他的朋友格曼努斯- 正如若望格世安在他的第一次《會談集》中所描述的– 隱修士的目標是對「天國」的願

49. 奧力振和旅程的階段(第二部分)

卡利斯托斯瓦雷主教 (Bishop Kalistos Ware) 繼續他對此旅程階段的探索: 因此,在「實踐」或「倫理」的道路上取得了一些進展之後,接近了「純潔的心」,我們可以藉天主的幫助和恩典開始進入第二階段,艾瓦格略稱之為「自然的默觀」 :在一切事物中看到天主,將自然看作天主的書;將每個受造物視為神聖臨在的一件聖事。 你可回想十七世紀的喬治·赫伯特(George Herbert)的詩歌,這首詩

48. 奧力振和旅程的階段(第一部分)

我們看到奧力振(Origen) 如何將我們的兩種存有方式,就是使徒和默觀與瑪利亞和瑪爾大聯繫起來,但後來他對此進行了精煉,並區分了三個階段,他稱之為「倫理」,「物理」和「光學」。卡利斯托斯瓦雷主教 (Bishop Kallistos Ware) 在《心靈之旅》中對此解釋如下: 「倫理」是第一階段,對應於使徒生活,即美德的獲得。其它兩個都是默觀的形式,但是奧力振區分了他所謂的「物理」,它意味著對大自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