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認知的經驗

人類關於天主的觀念,形像或說話方式都無法完全反映出天主是誰的神聖奧秘。我們對天主可能有的經驗也無法將我們帶入對祂完整的知識中。

我們遵循基督徒默禱的道路,使我們可以不受圖像的媒介便可開放於對天主的經驗。同時,我們也意識到找到必要的圖像或隱喻,來表達在祈禱時期裡啟示給我們的信息是多麼必要。天主之母的形象引導並勸說我們穿過產道進入我們的真實身份,它來自默觀者的經驗,他們在與神聖之愛合一的尋求中感到被滋潤和關懷。就像每個祈禱時期一樣,它將我們帶到天主之母的懷抱中,並以神聖的奶餵養我們,使我們在信仰之旅上持續向前。此滋潤的經驗不是藉著我們尋常的認知方式,即通過我們的智力和情感;確切地說,我們是從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來經驗它,也許正是通過神秘主義者們所說的內在感官。內在感官的經驗可能會或可能不會滲入我們的智力和情感。

我們基督徒默禱的祈禱帶領我們進入神聖奧秘的經驗。這是一種在最深層次上滲透自己的存有和天主的存有,並認識到它們是融為一體的經驗。

人與人之間的友誼關係有助於我們了解這種認知的經驗。它並非特定的某種事物,比如某人為我們買或為我們做什麼來識別出一種愛的關係。相反,是他們看穿我們的經驗,超越了我們所有的弱點和人格特質,且愛著我們真正的樣子。在此友誼中,我們認識到「我被愛著」。


我們祈禱時的經驗是我們圍繞自己與神聖祂者之間存在的愛之相互關係,而設定的一種儀式。我們之所以受到此祈禱時期的吸引,是因為天主之母在天主之愛中滋養了我們的搖擺信念,且因為我們欲求並渴望表達我們的愛,及在永恆的愛之存有中找到合一。我們祈禱時的經驗是我們指向終極現實的生命能量之形式化經驗。我們從永恆就注定去認識我們的善,可愛和真理;去認識我們處於與喜悅於我們的天主的一種愛之相互關係中,而這種喜悅並不依賴於任何事物。我們不必贏得或取得這種愛。它就在那裡,一直在那裡。它也不取決於我們的心情,也不取決於我們的個性或造詣。沒有什麼能使我們與此愛隔絕。

我們將自己的生命稱為靈性之旅,因為我們一直在努力去揭開此有關我們自己的真理。我們的天主就在那確認的地方,耐心地等待著我們去發現。我們的天主在那裡吸引著我們,撫慰並鼓勵我們去發現「我是被愛著的,無條件地被愛著」。正如我們在此信仰之旅上前進,對此真理的驚鴻一瞥也被我們所熟知。也許我們發現自己在人際關係中少了些防備之心和不安,對他人和自己都更富有同情心和寬容。

我們的祈禱時期是我們承認並同意這種互愛關係的正式場合。在這裡,神聖之愛之吸引與我們內心的憧憬相擁親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默觀與愛

默觀祈禱是一種實踐無私之愛的經驗,此愛帶領我們超越自我,走向祂者和所有人。 我們將自我層面所經驗的愛稱為eros。我們稱真我層面所經驗的愛為agape。 一個我對agape之愛的例子發生在母親去世的前一天,當我坐在她的床邊時。一輛救護車的警笛聲響徹於我們家附近的城市街道中。它以某種方式穿透了籠罩著我母親的濃厚昏迷狀睡眠。她睜開了眼睛,在數個小時裡第一次朦朧的望著我。然後,她看著我問道:「你爸爸還好

2. 一顆覺醒的心

最終,所有的默觀祈禱都是關於愛和對愛的完全領悟。基督徒默禱的默觀祈禱是一條通往此覺醒狀態的道路。 我們可能會震驚進入這種覺醒的狀態,但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它是一個漸進的過程。漸漸地,我們穿過了生活周圍所積累的濃霧,它的意義和我們的本質。在《瑪竇福音》中,我們看到當伯多祿聽到耶穌說天主之子必須受許多苦難時而震驚的進入此覺醒狀態。 「不,」伯多祿干涉道。伯多祿這樣說可能只是出於他自己的直覺需要,就是不

4.渴望和滿足

在我們生活中的某些時刻,我們可以感受到慾望與滿足相遇的怡人之感。它可能是在酷熱日子裡的一杯冰水;長時間站立等待後的一把舒適軟墊椅子;長時間工作後完成一項艱鉅任務的時刻;多次嘗試通話才聯繫到的朋友的聲音;在性交和自我給予中達到頂峰的興奮和愛的愉悅。 但是,這些時刻無論多麼怡人,它們都不會持久。很快,我們就有了新的渴求,一種對完全和滿足的新渴望。年齡的智慧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幫助我們達到此生命的現實。我們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