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基督宗教神祕主義的根源 – 簡介 (一)

從五千多年前新石器時代所建造的米斯郡墳墓 (County Meath) 中,我們可以觀察到在人類意識 (human consciousness) 上一個決定性的發展。只是莊嚴虔敬地埋葬亡者已是對自我竟醒和自我尊重的一個突破。生命的奧秘像是埋藏以及揭示於死亡當中。那些骸骨 (相信不是那些負責煮食和清潔的工人的骸骨) 被埋葬在石英建築下深層之處。 在入口約數英尺之上是一個很狹小的隙縫,通往一條狹窄的隧道,隧道的另一端就是墓穴最黑暗的核心。當考古學家發現那隙縫的用途 (雖然未必代表其含意),現代人開始接觸祖先的思維。每當冬至時節,新一年的第一線曙光從它本身的死亡昇起,通過石塊的隧道,一直射往墓穴的深處,以光明驅散了墓穴核心的黑暗,並且持續數分鐘之久。


那些每年墓穴的內室都擠迫前來、渴望看看這一線晨曦的群眾是多麼的幸運。他們可以強烈地感受到復活的啟示及其震撼力,並且與那神聖的威嚴聯合在一起。但如果我們稱之為神秘主義的經驗,又未免太過草率。跟據人類千變萬化的表達方式,神秘主義的經驗衹能透過一種或以上的形式來表達 - 例如建築、禮儀、藝術、哲學及性等。其實神祕主義本身是一種當下的直接意識,但又永遠難以形容。 我們無法理解那些前人為何可以這麼準確地計算及校準米斯郡墳墓真正簡單的的設計。但他們很了解自己的信念,雖然他們可能未能作出分析,但他們並不是道聽途說。他們與生俱來就有著這直接的經驗。


神祕主義的經驗衹能從所結出的果實,加以領悟經但本身不能加以分析。真正簡單的 (那一位) 不可能為人所分析,但人卻能夠認識祂。以基督徒的術語來說,耶穌也曾這樣以天父的經驗來描述有關「天主國的來臨」。「天主國的來臨,並非是顯然可見的」。由於比較方便,我們很自然會選擇以一幅像相片的影像來取代那真實的事情,將概念取代經驗。利用圖像及思想,我們比較容易標籤及掌控。反而天主,正如聖依勒內所說,是我們永遠不會以一個個體來明白得到的。我們只可以透過與天主一起,參與衪的自我認識才能經驗得到。當聖多瑪斯. 阿奎那坐在那偉大的主教座堂,為他的神學大全進行他馬拉松式的思考時,有一天在他奉獻彌撒的時候,發生了一件震撼了他思想宇宙之事。他說,他過去所寫的一切猶如草芥,他甘願看著它們被燒毀。由他所啟發的學術概念,人們很少聽聞有關他的辛勤努力真正的頂峰成就,或對於我們—他的學生,一些相關性的教導。


聖奧思定說過,「如果你能理解的,那就不是天主。」這個說法可能跟他的許多其他講論自相矛盾,然而,這也是我們信仰核心的相悖論 (paradox) 的最肥沃的境界。以下是兩種互為補足的現代對信仰表達的模式: 一方面以「肯定性」 (kataphatic) 的方式來表達一切有關天主的當信道理,另一方面以 「否定性」(apophatic) 的方式來否定所有有關天主的謬論,因為天主是超越我們所想的。邏輯與信德沒有抵觸,但它們卻不一樣。一個平衡及成熟的基督徒同時間需要這兩方面的水準和能力。今天,每一位基督徒也要掌握這個矛盾。拉內 (Karl Rahner) 所說,未來的基督徒將會是神秘主義者,否則將來也不會再有任何的基督徒了。這就是拉內的相關含義。


(待續…)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