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一個真理

每年四月在聖達菲 (Santa Fe),他們都會舉行有關「科學,良心和宗教」的絕妙會談。基本上每天大約有四位首席科學家來演講。它就像我做過最好的退省。無論如何,不是神父,演講家或神學家在跟我講話,而是科學家們,正如你所知,我們曾以為他們是宗教的敵人。但是他們正在成為我們最好的朋友,並且比我們許多接受過神學訓練的人要講的好得多。他們具有顯示一個世界和一個真理的奇妙能力。也許他們是通過自己的思想來實現這一目標的,但我們是通過自己的存有。它調整了競爭環境。我們不需要很聰明;我們不必擁有兩個博士學位。我們只需要臨在就夠了。


一位猶太科學家在講話。他告訴我一些我在希伯來聖經的研究中從未聽說過的事。他指出了猶太人不可談論的一個詞彙-「雅威」,天主的名字。你知道,在希伯來語中,元音不會被寫出來,只有輔音;你要填寫元音。但是這個詞彙不僅是不可談論的,而且在拼寫中也只使用了輔音。但是後來,他將其更加深入。他指出,在他看來,甚至在雅威一詞中所使用的輔音也是希伯來語唯一不允許閉唇的輔音。他只是站在我們面前:'Y ahweh, Y ahweh, Y ahweh, Y ahwe h'. 許多人在流淚(他用了很長的時間,不只是打字那樣),以識別出偉大的默禱教師們一直在教導我們的,他們知道無法用任何形式的言語俘獲這位天主,所以你不敢嘗試閉上你的嘴唇,認為你擁有了它。識別的依據是呼吸的呼入和呼出量。他們為天主的詞彙,即偉大的「我是」,是呼吸本身-偉大的奧秘。它總是超越我們,卻始終圍繞著我們,在我們之內和之外,我們所有人都分享那相同的氣息和呼吸。那是自從我們從母親子宮中出來的第一刻起,就已經做的一件事;也將會有我們最後一次做的那一刻。但是在其中,你我只是今晚和每晚都在做,吸入並呼出那股普遍的氣息,同一種氣息,唯一的氣息,完全可以接近的氣息,完全被賦予的氣息,而祂從來沒有為自己保留,但只是等待被接納和吸入。


正如若望邁恩所說,你們是致力於一個單詞的貧乏之出色的人(一個單詞的貧乏根本就不是一個單詞,因為它不能被講出,它只能被經驗)。因此,我感謝你們送給我們教會的禮物,因為我確實相信,在35年間,我與教會中大多數的主要復興運動進行過交談,我確實相信你們所誦念的是對問題的最基礎和最具變革性的命名,我能想像到的任​​何更新嘗試的奧秘之命名。因為你們正從形式超越為實質,你們也超越了對形式的任何依戀,對形式的痴迷,對形式的辯護和證明,你們回到了一個單詞的貧乏。誰能與你們相爭?他們怎麼能稱你們為異端者?你把它變得太簡單了。你把它變得太純粹了。你把它變得太坦誠了。你把它變得太真實了。


多年以來,我們一直引用若望福音,耶穌說「真理會使你自由」(若8:32),我們所有人也都學得了那條線可以更好地被翻譯出來,因為當你想到真理時,你會想到哲學和神學的東西。我想向你提供的是你已經在做的事情,即承認誠實會使你自由。我相信。


所有這些有時甚至是對真理的崇高追求!在那裡,我看到人們走向真理,他們是絕對誠實的。誠實,只要誠實。我一生中遇到過很多聖潔的人,他們對正在發生的事情總是很誠實。沒有做作,不會自視過高:「我就是我,就是我,是我。我遇見了在衣服下面赤裸裸地自己,那就足夠了。」這就是天主所愛的。那就是你要追求的自己。那就是你真正需要的自己。你永遠不會感覺滿足。你永遠不會覺得自己可以向他人證明什麼偉大而光榮東西。但這是你可以安息的地方。它是你可以呼吸的地方。這是你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這就是所有人都真正想要的。


我感謝你們將其奉獻給我們的時代,我們的歷史,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的教會。謝謝。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