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湯斯維爾學校中的基督徒默禱 - CATHY DAY 博士

我們為什麼選擇敢於在我們的每一所學校(總計12,000名學生)中引入基督徒默禱,因為我們希望他們擁有這種經驗。據我們所知,我們是唯一實際推行過此類項目的系統性教育組織-在我們所有的學校中引入基督徒默禱。我有一個決策基準,它很簡單:這對我們所有的學生是不是都有益處呢?我感到在基督徒默禱當中有一個令人信服的答案:是!

我們成為了默禱者,但是對我們中的一些人來說,熱衷於某件事是一回事。而出去和你的800或900名老師說:「嘿,我們今天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做,」卻完全是另一回事,並期望他們會記得並急切地去做。我深刻的思考,儘管我對此深信不疑,只要我們給予老師們支援,我們有培訓課程,我們有試點計劃,並且我們基本上容許那些老師們和大多數學生來為我們宣傳,它會起作用。當然,六年後,我可以實際證明這已經成為我們天主教學校和湯斯維爾教區聞名遐邇的事。這是我們學校的真正標誌。

我對我們的老師們充滿信心。我們有句與員工們一起使用了很多年的格言。我們對老師們說:「政府對我們說什麼沒關係。你們,我們的老師不僅僅是提供給學生們課程之技術人員。你們是奇蹟之門的守護者。」這確實引起了我們老師們的共鳴,因為他們本能地理解到,在其使命中,開啟小孩子的思想和心靈確實打開了奇蹟之門。因此,我認為基督徒默禱只是一種可以增強我們老師們在學校中所處地位的視野之非常簡單的方法。

不過,不只是我們的老師們需要堅信。我有一個教育委員會。基本上,他們會向主教提供建議,實際上,主教擁有最終的權力為政府在我們學校中規定的任何授權之外的任何倡議開綠燈。因此,我將要向他們做一個演說,去討論我們這個超越實驗計劃的想法,並實現信仰的飛躍,大膽地將其介紹給12,000名學生。

我構思我要說的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96年提出的《德洛爾報告》(Delors Report),在其「學習內在的寶藏」報告中提到了教育的四個支柱。甚至標題也讓我尖叫起來,這與心靈的內在教育有關。四個支柱是:

· 學習認識

· 學習實踐

· 學習與他人一起生活

· 學習做人

我認為它實際上不在我們的新澳大利亞國家課程中;我希望它在。但是我認為在宗教學校環境裡,我們擁有絕對和最終的權力去劃清界限說:我們不僅是課程的技術人員;我們想給我們的學生們一些關於心靈教育的東西。

在天主教學校的環境中,我相信我們終極的方法當然是通過我們的祈禱經驗,超越一種「祈禱是需要去學習」的某種觀念。祈禱是一件要去經驗的事情。而且我認為,基督徒默禱,即心靈的祈禱,對我們的學生們來說是找到他們內在平靜之地的有力方式,他們的心靈在那裡可以擴展。這是我向委員會提出的一項確定要點。事實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中繼續說道,「教育的崇高任務是鼓勵每個人,按照他們的傳統和信念行事,並充分尊重多元主義,將他們的思想,心靈和精神提升至普世層面,並在某種程度上超越他們自我」。

人類的生存取決於默禱之上絕對不是一種誇張的說法。這是非常有力的詞語,但我想知道多少人有權決定學校的發展。無疑地,我們在澳大利亞正經歷著曾在英國發生的事情。最近政府傾向於發出過多命令,這使其變得非常繁重,而且我不知道它是否正在邁向我們認為對孩子的全人教育。因此,如果我們能花時間在學生的祈禱經驗中投入一些真正寶貴的能量,我認為我們不僅是在為他們做一件好事,而是在做天主真正希望我們做的工作。若望邁恩說:

默禱是成長的方式,它是加深我們對生命和成熟的承諾方式。它是我們每個人的精神之最重要的兩個優先事項。首先,與生命源頭之最深刻的可能性聯繫,然後,作為此聯繫的結果,得以使我們的精神空間得以擴展。

對我來說,它確實深刻地解釋了祈禱經驗是什麼。當我們說與生命源頭的這種聯繫將是每個人生命中的優先事情時,對我們意味著什麼?耶穌說:「我來是為了讓你們擁有生命,且獲得更豐盛的生命。」(若10:10)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從老師可能在課堂中對學生們解釋成為比擁有更好時,這意味著什麼?對我而言,這與教育孩子成為經濟的另一生產者或消費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是關於老師真正需要關注的,就是認識孩子的靈性成長。

在教授基督徒默禱的同時,我們也在教導學生們專注,因為我們認為祈禱主要是關於我們與天主之間,以及天主與我們自己之間的關係。而臨在的概念,即臨在於存在面前確實是理解靜止和靜默含義的一種非常有力的方式。你不必思考任何事情;存在在我們之內。在我們辦公室的前面,有一塊小牌匾,牌匾上寫著:「問候或不問候,天主也臨在。」對我來說,它永遠在提醒著,無論我們是否瞭解或接受或知道天主在我們內,天主都在。天主是我們存有的基礎,天主與我們每個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如此,即十足的恩寵使我們不可能與之分離。天主不知道如何不臨在。

許多人經歷的與天主的疏離或距離感是我們招致的巨大錯覺。這是人類的狀態。我們的學生和老師們,也許你,我當然也經歷過這種疏離或距離感。它是真實的,但是藉著靜止和靜默,這種被感知到的分離感並沒有最後決定權。分離感的錯覺由思維產生,並由持續的噪音所維持,此刺耳的聲音在我們的腦海中由不斷忙碌的許多方式所造成。當然,科技是令我們總是與世界互動的方式之一。

我想與你們分享一篇文章,它討論了在世界各地的大腦研究所進行的奇妙研究,顯示出紛擾的世界對人類生理大腦的衝擊之下會發生什麼。尤其是互聯網和科技不僅會產生明確的影響,正如我們所知的,而且它還會對另一面,即陰暗面產生重大的影響。這篇文章被稱為「狂轟亂炸的刺激使我們變得注意力不集中」。不斷的紛亂和干擾使我們的學生們變得注意力不集中,這意味著他們無法集中精力,他們無法深入,他們失去了一種假定快速地聚焦於某事的官能。

我認為,就你們投入資訊的小時間塊而言,今天的老師們真的必須是絕對的天才,好使學生們能以任何方式實際參與其中,並將資訊植入他們的大腦。從我們教育整個孩子的概念,如何處理資訊科技方面而言,我認為這些事情對今天的我們來說是一個警告信號。如果我們想要教育豐盛的生命,那麼我們必須給予學生們這種認知:就是他們是可以從這種經驗中退出;使他們擺脫可怕的刺耳聲音,這些聲音只會在他們的生活中製造不和諧;並且他們可以找到庇護所,他們可以在其內找到寧靜之地。基督徒默禱對此確實做得很好。藉著基督徒默禱,我們讓我們的學生們經驗寧靜和靜默,並發展對成為比擁有更為重要的理解力。

我們在湯斯維爾的焦點是我們已經採納,並且我們真的希望將基督徒默禱作為一種操練,而不是一種全方位的靈性操練的臨時方法。因此,這不僅僅是關於讓我們的學生們去學習它。而是實際上讓他們發展此訓練並實踐它,因為那是轉變潛力的所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基督徒默禱上花費大量時間的原因。人們問我,其他校長問我:你為什麼不做依納爵式靈修?我們擁有很棒的方濟會堂區,你為什麼不做方濟會靈修?我們的學生們確實也有機會經驗到那些,但這是我們目前的巨大承諾–一個我們認為會對學生們的生命產生重大影響的操練。


默禱講座系列2012A · 1月-3月 與兒童默禱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天主有偏愛嗎?- 文之光神父

歡迎來到我們團體外展項目的第一個默禱研討會,以此迎接普世團體成立二十周年。 我曾經問過一位明智的年老拉比一個問題 - 天主有偏愛嗎? 他想了一會兒說道,作為一個年輕人,他曾明確地相信天主有偏愛。天主的偏愛就是衪特選的民族,特選的子民,猶太人。到了中年,他重新考慮這一點,並逐漸意識到天主沒有偏愛,天主的愛平等地分配給所有人。耶穌告訴我們:「你的天父使太陽升起,照耀義人和不義的人,降雨給善良和邪惡的人

2. 默觀的能力 – 文之光神父

默禱對是簡單,自然,對我們有益處。在過去的六十年中,醫學向我們保證了這一點。每週都有新的研究文獻發表有關默禱的益處。幾千年來,所有傳統的靈修智慧也是如此。今天,我們將學習到兒童非常自然和熱切地對默禱作出回應,他們喜歡默禱。他們可以默禱,他們喜歡操練默禱。也許我們中許多人會在生命晚期對默禱產生興趣,以此作為加深祈禱,尋找更深默觀層次的一種方式–一旦你品嘗到天主的滋味,你會想要更多,更加深入。或者,當

3. 默禱的益處和靈性果實 – 文之光神父

兒童們有能力做純淨的祈禱 - 初期的基督徒們稱默禱為純淨祈禱,這是默禱的真正含義。因此,我們不應在靈修或宗教教育中限制他們,局限他們於放鬆的技巧,想像力的祈禱或指導性的默禱。我們不應將他們限制於此,就像我們不應僅將他們限制於道德指引,教理或信條資料一樣。所有這些都是好的,有用的,必要的,但它們並不是全部。在兒童與天主的關係中,那些不是他們最直接和最直覺可以做的事情。兒童可以比這更加深入。如果我們教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