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呼吸

更新日期:2020年12月3日

呼吸-生命的禮物。只有當我們由於某種原因或其他呼吸困難時,我們才真正感激這個通常認為理所當然的禮物。在阿拉美語(耶穌所說的語言),希伯來語,希臘語和拉丁語中, rucha,ruach,pneuma和spiritus一詞被用來表示呼吸,風和精神。在創世紀第一章中,我們讀到「一股強風席捲水面」,有時被翻譯為「天主的神在水面上運行」,由此創造便開始了。當天主造人時,他「在他鼻孔內吹了一口生氣。」在若望福音中,耶穌向門徒顯現並「向他們噓了一口氣,說:『你們領受聖神罷』」(若20:22)


重視並牢記呼吸與精神之間的這種聯繫是重要的。在默禱中,我們非常留意呼吸的重要性,及其作為身體與思維之間的橋樑。身體,思維和精神是一個不可或缺的整體。當身體休息時,呼吸和思維也變得更安靜。當你緊張或激動時,你的呼吸會變得淺而快。當你放鬆時,則呼吸會變得緩慢而深沉。你們都從自己的經驗中意識到了這種聯繫。因此,如果你努力使身體放鬆並靜止下來,你的呼吸就會開始自然的暢通流動,因此你的思想也會平靜下來,從而使你對精神的覺悟不斷增強。


若望邁恩描繪了專注於誦念短誦與呼吸相連的可能性,因為它也有助於使短誦根植於我們的存有中。我們在《愛與美》(Philokalia) 中發現了同樣的情況:“願耶穌的記憶與你的呼吸結合;那麼你將會理解靜默的用途。” (聖若望·克萊馬庫斯 St John Climacus)


《愛與美》中以下的話語甚至更深一層:「兄弟,你知道我們如何呼吸:我們呼入呼出空氣。身體的生命是建立在它之上的,身體的溫度也依賴於它。所以,坐在你的小房中,集中你的思維,將其引導至空氣進入的呼吸路徑中,限制其與吸入的空氣一起進入心臟,並保持在那裡。將其保留在那裡,但不要使其靜默和閒置;而是給予它以下的祈禱:『主耶穌基督,天主子,憐憫我。』」


此操練聽起來與印度瑜伽調息法的呼吸練習之一類似。而這些練習可以是非常有用的,但是我們應該小心。它們需要在經驗豐富的老師指導下進行練習,印度教傳統和東正教隱修院傳統都是如此做的。如果僅靠讀書和獨自操練,它們可造成實際的身體問題。

若望邁恩一直強調保持簡單的原則,只是建議將短誦與呼吸聯繫起來,只要這樣做是對你保持單一的專注更有利。他一直強調最重要是聚焦於你的祈禱詞,即你的短誦;如果將呼吸與短誦聯繫起來對你沒有幫助,則僅專注於短誦。


在這首詩的詩句中,優美地描述了默禱中的姿勢和呼吸的重要性:

當你默禱時,要猶如一座山一樣屹立不動於靜默中。它的思想根植於永恆之中。什麼也別做,只是坐著,臨在,你將從祈禱的湧動中收穫果實。


當你默禱時,要像永遠朝著太陽的花朵,它的莖像脊柱一樣,總是筆直的。保持開放,準備無懼的接受一切,而且你將不會缺少道路上的光。


當你默禱時,要像海洋一樣始終在其心底固定不動。它的波浪來來去去。內心要沉靜,思想會自行消退。


當你默禱時,牢記你的呼吸:多虧了它,人類才擁有活力。它來自於天主,又歸於天主。將禱詞與生命之溪流結合在一起,沒有什麼能使你與生命的賜予者分離。


每座山峰教導我們永恆之感,每朵花的凋謝教導我們轉瞬即逝之感。海洋教導我們如何在逆境中保持平安,愛總是教導我們去愛。


(Fr Seraphion of Mount Athos, adapted by Fr Jan Bereza OSB)

(阿托斯聖山的色辣芬神父 (Fr. Seraphion),由本篤會的簡柏若紮神父 (Fr. Jan Bereza改編)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2 多默福音和自我認識

多默福音強調要按照現實的原樣來看待它,我們需要放下「自我」未經淨化的一面,錯亂的驅動力/欲望,它是我們的生存需求,培養和環境的產物。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虛假形象,我們的「人物角色」,「自我」面具和「外衣」:他的追隨者說,「你何時會顯現給我們,我們何時才會看到你呢?」耶穌說:「當你脫光衣服而不會感到羞恥時,你像小孩子一樣把衣服放在腳下踩踏,那麼你就會看到永生者的孩子,而你不會感到害怕。」我們需

51 多默福音-努力與恩寵

多默福音始於這句話:「他說:凡是發現這些言論的詮釋的人都不會經歷死亡。」 多默清晰地看到耶穌通過鼓勵我們努力理解並按照衪的教導行事,從而將我們得到救恩的責任放在自己的肩上。真理的發現在於我們的努力與衪話語中所帶來的恩寵相結合。因此,福音中的重點是個人努力和個人責任,藉恩寵的協助來發現我們的真實身份:「耶穌說,如果他們對你說,『你來自哪裡?』對他們說,『我們從光而來,從光本身成為存有,建立自己並在他

50 多默福音中的獨特資訊

我曾在多次的場合中提到,對默禱訓練的忠誠不懈會引致我們的現實觀的完全轉變,並將以後的行為相應地從以自我為中心改變為以他人為中心。 在所有的福音中,多默福音聚焦於這種轉變。它最初被認為是一部「諾斯底派」gnostic 福音,正如它被包括在1945年於埃及發現的Nag Hammadi 罐中,以及其他已知的“諾斯底派”著作。實際上,它與斐利伯福音歸納在一起,它至今仍被認為是「諾斯底派」的。因此,東正教徒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