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自我的抵抗

我們已經看到了艾瓦格略如何說所有魔鬼源於我們的恐懼,我們無法生存的恐懼,實際上是我們對死亡的恐懼。我們開始默禱 「自我」 ,生存之王和女王的那一刻,成為行動。它不喜歡我們進入靜默的境界,在那裡我們將遇到「自己」,即內在的基督,因為它將失去對我們的完全控制。它是生存專家,是我們有意識存在的守護者,並想要將我們保持在它的影響範圍內。它就像一對過度保護的父母,希望保持孩子安全和親近,而不是讓孩子獨立發展和學習。但是要成長,我們需要離開父母的家,並建立自己的家。同樣,堅持進入靜默和在各種思想的浪潮之下的開始,就像是痛苦地離開家園,只是到達你「真正」的家,「我們在基督裡的真實自己」,才能找到平安和喜樂。 「自我」玩耍這些遊戲並堅決抵制去到靜默之拉力的原因是,它害怕改變;改變意味著不同的生存策略。 「自我」在我們的童年時代耗盡了所有,去完善我們對環境的反應,以確保我們的持續性存在,並且對我們繼續這種方式感到十分高興。但是,我們已經看到我們大多數的習慣性反應,現在已經過時了。


當我們嘗試投入靜默時,「自我」將強調並增加「思想意識」,將其作為更加深入的障礙。它們的狂舞旨在驅使我們心煩意亂和絕望,因此我們認為默禱不適合我們。然而,如果我們堅持不懈,我們的思想與進入靜默的門之間就會出現裂縫。甚至我們隨後達到的平安與靜默也成為「自我」進入而誘惑我們的一種方式,就是通過鼓勵我們放下短誦。我們可能會因短誦擾亂了平安而說服自己,應該在進入輕鬆而愉快的出神之後放棄短誦,即「有害的平安」。然後,我們傾向於忘記我們的旅程。因此,「自我」再次阻礙了我們進步。


但是,如果我們設法持續在短誦之上,「自我」可能會對我們耳語:「只是重複一個字,不無聊嗎?不要只是坐在那裡,做點什麼!」它希望我們在忙亂的行動,娛樂和工作中離開並忘記此旅程。然而,默禱是一種反文化操練,它要求我們做相反的事情:「不要只是做事,坐在那裡。」我們被鼓勵僅忠信於一件事。


如果我們仍在默禱但發現困難,那麼「自我」可能會嘗試另一種方法,滿足我們對多樣性的需求,促使我們考慮:「你確定這是正確的方法或正確的短誦嗎?你不應該改變你的短誦嗎?」通過鼓勵我們砍斷和改變,「自我」再次確保我們不會去任何地方。取而代之的是,我們繼續進行不得安寧的搜索,避免成為有意識的真正工作。


「我們應該為別人做些有益的事情,是自我放縱的思想」,會常常出現。這在歷代中一直是拋給默觀者的指責。還記得瑪利亞和瑪爾大的故事嗎?然而,只有當我們的「自我」被治愈並且我們的「真實的自己」指導我們的行動時,我們才能真正地為他人提供支持:「獲得內心的平靜,在你周圍成千上萬的人會得到救恩。」(薩羅夫的聖塞拉芬)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1. 努力與恩寵

多默福音中的耶穌通過鼓勵我們理解他言論的教訓來指導我們,但同時明確地將救恩的責任放在我們自己的肩上。有趣的是,找到這些言論的真正詮釋類似於奧利振(Origen)所強調的,對聖經深層專注的閱讀,據他所言,是由默觀祈禱引領並輔助。這種對聖經文本的深刻而直觀的接觸,被推崇為是一種達致與基督臨在的會面,因此將引致對聖經靈性意義的真正理解。 因此,對我們真正身份的發現以及對真理的發現在於與我們的努力合作,我

50. 多默福音

多默福音中耶穌的教導美好地表達了我們一直在談論的內容。它鼓勵我們向神聖現實和神聖智慧開放。福音中展現出的真正自我認識的方法是,於內在的靜默中真正聆聽他教導中的深層靈性之重要意義。他包含一切的恩寵為我們的努力提供支持。 多默福音是耶穌時代及隨後幾個世紀以來,仍然占主導地位的口傳文化的產物。他的教導主要是通過口口相傳。耶穌自己沒有寫下任何東西。在多默福音中,最經常重複出現的耶穌的言論已形成了此口傳的一

49. 心理學和靈修學

我們一直在兩個層面上探索自我認識的重要性。首先,我們需要意識到自我的詭計,正如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所說, 「清理我們的感知之門」。我們注意到了自己和天主的各種形象,它們能在走向神聖的道路上阻礙我們。其次,我們需要記住,我們不僅僅是表面的自己;我們對自己的存在還有另一個更深的靈性層面,通常被稱為「真實的自己」。學習去理解「受傷的自我」通常被視為「純粹是心理上的」,而不是靈性道路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