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我們怎樣準備默禱?

若望邁恩重新發現默禱,便是忠誠地誦念一個祈禱句,引領我們走進「純真」祈禱的靜寂內。他發現在四世紀早期基督徒隱修士若望格世安的文獻中,記載格世安虔敬地從當時許多在埃及沙漠的基督徒隱修者身上,學習祈禱及怎樣度真正基督徒生活。這發現使若望邁恩欣喜莫名。

格世安強調這實踐能引導我們,達致「純淨」祈禱,即沒有語言及圖像的默觀祈禱。「這樣,我們的腦海將所有豐富的思想內容、加以抑制及驅趕出來,並將它限制在單一祈禱句的貧乏以內。」他繼續強調這短誦的重要性。「這短誦要經常留在你的心裡。當你睡覺時,可念這短誦,讓它存在,直至你即使在睡夢中,也熟習重複這短誦,而能被它重新薰陶、塑造。」然而,我們要忠誠地重複一個祈禱句,單祇是誦念短誦,並不像聽起來那麼容易。我們為這時段要先作準備,不能指望未經準備,便能在祈禱中全神貫注。當有人問若望邁恩,我們應該怎樣準備默禱,他說:「透過許多仁愛行為。」我們要處於正確的心態:要是與別人激烈爭論後,再嘗試默禱,不真正奏效,是嗎?我們的日常生活與祈禱生活是不能互相抽離:「當我們活著,故而我們祈禱。」-這是早期基督徒之間一種非常普遍的說法。


活在此世紀,我們的生活往往繁忙、緊張。假如我們覺得很疲累,建議可先小睡片刻,才參加默禱小組。先做一些瑜珈伸展運動,或耍幾下太極招式,也能有助能量的流動,否則我們所做的全都是「神聖的瞌睡」而已,但這也不打緊,祇不過伴隨來的,是甜蜜的打鼾聲了!默禱中,有打鼾聲或其他聲浪的出現,其實是很好的訓練,使我們從外界的事物去抽離自己,然後溫和地返回來,專注於短誦。總體來說,祇要我們不被這些聲浪激怒,它們並不真正地騷擾我們。我們祇要接受,既來之則安之。不要判斷,也不要批評。


我們垂下雙肩,背部挺直,神態輕鬆的原因是由於這樣的坐姿。我們保持清醒:胸膛自由、開放,可使我們的呼吸良好,氧氣自由地在我們身體運行,致使我們保持警醒。鬆弛及入睡-無論怎樣急需-當然不是真正默禱的要點。默禱要求的全神貫注,其實是令我們警醒及獲取能量的途徑。當我們開始默禱時段時,先作幾下深入腹部的深呼吸,有助我們鬆弛及獲得能量。


默禱不可或缺的功夫就是「念你的短誦」。這就是重點所在。若望邁恩建議的祈禱句是 ‘Maranatha’,這是最古老的阿拉美語的祈禱,是耶穌時代的語言。我們以四個同樣加重的音節誦讀-ma-ra-na-tha,至於你以英語的‘th’或‘t’來誦念,並不要緊。發音方面並不那麼重要,你只需記住,當我們向耶穌祈禱,世上所有不同語言均以不同的發音念祂的名字,但是卻不會改變祈禱的有效性。重要的是:你要全神貫注、慈愛及忠誠地誦念。每當有思想令你分心,祇管溫和地把它帶返短誦上。有些人覺得讓短誦在呼吸上浮動,比較有助默禱,但是若然這樣做引致分心,便祇管專注於你的短誦,並以適合你「存有」(being)的速度誦念短誦。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2. 默禱小組在今天還有意義嗎 ?

在任何項目中,我們通常需要一個以不同才能的成員組成的團隊來支持我們 ; 因此,在我們的默禱善工上 , 我們也需要小組協助我們開始 , 並且幫助我們堅持下去。有如若望邁恩早已知道 , 默禱能創建團體 , 因為它揭示了我們是如何聯繫在一起 , 以及我們如何獨立地發展。默禱說明了這個道理。基督徒走在一起祈禱並不是新鮮的事。它永遠是不斷更新的。有人說,在耶穌死而復活之後 , 正是那在耶路撒冷小小的教會 ,

51. 基督徒默禱小組組長

以下是組長應具備的質素 : · 根據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的教導 , 個人對默禱的承諾。 · 希望與其他人分享這份禮物。 · 對在普世推動這教導的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的歸屬感。 組長的職責 : · 成為每週例會的穩定核心。出席或安排其他人帶領小組。安排實際的聚會時間及地點。準備聲帶或簡介 , 為默禱時段計時。 · 歡迎新成員。友善地向新成員及其他成員介紹團體的教導。跟進新成員的問題及進度。 · 鼓勵成員

50. 每週的小組聚會

若望邁恩的意願其實已經實現, 就是他的教導能夠多樣化地, 透過不同小組的定期聚會 , 與不同男女分享 , 包括在家庭 , 堂區, 及工作的地方。除此之外, 默禱小組的足跡甚至伸展到學校 , 醫院 , 療養院 , 癌病中心和監獄。在喬治城大學的商科學院 , 默禱也包括在企業管理碩士課程當中。 現在 , 我們已有2257個小組, 在超過53個國家進行每週聚會。 若望邁恩很清楚信仰團體的重要性 , 因為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