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淨化情緒

格世安在其《第一會談》中引用梅瑟院長回答了他及他的朋友曼努斯關於靈修生活的問題,他說:「我們的誓願目的是為了天主的國或天國。但是,我們的參照點和目標是一顆純淨的心,沒有它,任何人都不能達到我們的目標。」


這顆「純淨的心」正是格世安的老師艾瓦格略在「觀察思想」中的目的,一種在激情被淨化後而進入的一種存有狀態之方法。他稱這種狀態為「不動心」,後來又被格世安稱為「心靈的純潔」。祈禱對於艾瓦格略來說是真正跟隨基督的方式,因此,不足為奇,他強調「禁慾生活的目標是憐憫/愛」,即天國。當我們重新與最初的「心靈的純潔」聯繫起來時,我們便處於一種綜合,和諧,完整的狀態,並且我們生活在神聖現實的意識中。因此,「不動心」並不意味著是「無動於衷」,無情緒的,而是表示一種不被混亂情緒/未被滿足需求的驅動和覆蓋之狀態。一旦情緒被淨化而恢復為其原始本性,它們就是神聖的一種憐憫/愛的純粹表達。正如艾瓦格略所指出的:「愛是『不動心』的結果……『不動心』是禁慾的花朵」(靈修操練)。艾瓦格略在「不動心」和「愛」之間的聯繫清楚地表明,我們不是在談論一種沒有情緒的狀態,而是不摻雜任何考慮自己的情緒。多瑪斯·牟敦對「不動心」的含義表達如下:「內心的純潔,對天主的無條件和完全謙卑的交付,對我們自己和我們處境的完全接納……這意味著放棄對自己的所有迷戀形象,對我們自己能力的誇大估計,以便服從天主對我們的旨意。」《沙漠的智慧》


「觀察思想」從而「淨化情緒」似乎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是,我們已經發現默禱是一條通往自我認識的路,去重新發現我們在基督內的真我。因此,默禱比「正念」本身更深一層,許多人純粹將其視為放鬆和更好地應對生活壓力的一種方式。它使我們意識到,我們遠遠不僅僅是知覺,感覺和思想,它還有助於我們接觸存有的靈修層面。這不是我們依靠自己的理性努力而實現的。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訓練我們的專注力和覺悟。然後,我們為通往更高的靈性現實清掃了道路。洞察力,靈感和治愈總是來自此泉源。這就是為什麼艾瓦格略用「讓他向基督詢問他所觀察到的數據的解釋」來完成「觀察思想」的指導之因由。我們更高思維的這種輸入對於真正的洞察力和成長是必不可少的。


艾瓦格略完全意識到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他的許多隱修士們可能被誘惑只停留在靜默和放鬆的第一層次,甚至全部的放棄,正如我們中有些默禱者可能更願意做的。他將這種誘惑描述為懶惰魔鬼的攻擊:“「懶惰魔鬼- 也被稱為午時魔鬼- 它是造成最嚴重麻煩的。它大約在第四時辰對隱修士施行攻擊,並圍困其靈魂直至第八時辰。首先,它使太陽看起來幾乎不動,一天看起來有五十個小時那麼久。然後,它強迫隱修士不斷地從窗戶向外看,在內室之外散步,仔細地凝視著太陽以確定它距離第九個時辰(一天中的主要進餐時間)還很遠,以這種方式看是否有一個弟兄會出現在他的眼簾。然後,這在隱修士心中灌輸對此地方的怨恨,對他生活本身的怨恨,對手工勞作的怨恨。


它帶領他反思愛德已經脫離了弟兄們,沒有人會給予鼓勵。如果有人碰巧以某種方式得罪了他,那麼這個魔鬼也會利用它進一步加劇他的怨恨。這個魔鬼驅使他渴望其他地方,在那裡他可以更輕鬆地獲得生活必需品,更容易找到工作並真正實現自己的成功。它繼續建議道,畢竟不止是這裡可以取悅天主,到處都可以崇拜天主。它又在此反省中加入他對自己的親人和以往生活方式的記憶。它伸展了很長一段時間來描繪生活,並把禁慾的辛勞帶入了他的思維,正如俗語所說,不遺餘力的誘使隱修士放棄他的內室並退出鬥爭。沒有其他的魔鬼緊隨其後(當他被擊敗時),但這場掙扎只會產生一種深度的平安和無法形容的喜悅的狀態。 」


我相信你在默禱中一定會認出其中的一些反應!分心上加分心。但是,我所傳達的信息是要堅持不懈,「深度的平安與無法形容的喜悅」是我們忠實而堅定於默禱之路的結晶。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