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純樸之路 – 文之光神父

為什麼我們可以說默禱是人類普遍智慧的一部分,為什麼它可以被處於任何生命階段的人所操練,就是因為它的純樸。讓我們花一點時間來反思一下此純樸。純樸一詞與拉丁文的simplex(單純) 有關,它也曾被裁縫和布料商人們用它來描述成捆的布料是如何折疊的。如果將某件東西折疊一次,它就是雙重 (duplex),折疊的越頻繁,它就會變得越複雜(complex)。因此,要回歸至完全心胸開放的孩童般純樸狀態所需的時間便更長,即單純 (simplex)的狀態。

那便是默禱的工作。它打開並容許思維和內心進入非自我反思的狀態,進入純淨祈禱的狀態,我們在那裡成為天主的反映,天主的肖,天主的光。因此,進入這項工作的方式,進入這種狀態的方式本身必須是純樸的。我們無法通過增加複雜性來變得純樸。這就是這傳統的純樸智慧。Ernie和 Cathy博士談論了若望邁恩的傳統。若望邁恩可能不會那麼喜歡這樣,但可以肯定這是與他有關的傳統。他視自己為帶領我們回到基督徒信仰根源之傳統的傳播者,他確實是。

如果我們可以將此操練稱為基督徒默禱,那麼耶穌對祈禱的教導就必須與其並存。耶穌的教導–即進入內室,不要囉囉嗦嗦,相信天主在我們請求之前就已知我們的需求,拋開我們的擔憂和焦慮,正念,將心思放在天國上,活在當下,不要擔心明天會如何–這些要素恰好指向同樣的默觀狀態,使我們能夠說耶穌是一位默觀導師。衪並沒有談論規則,禮節或條例。這就是當衪在談論祈禱時所說的話。因此,我們的默禱僅僅是我們接收這份天賦之禮物的工作,兒童們向我們展示了這份純樸的禮物是多麼的與生俱來,即天主的純樸。據多瑪斯·阿奎那所言,天主是無限地單純。

因此,實現這種純樸的方法很簡單。遵循早期祈禱導師們的實踐智慧,我們使用一個字或一個簡短的片語。在整個默禱期間,我們輕輕,忠實和專心地重複此字或片語。當思維徘徊或尋找答案或解決方案,娛樂,白日夢,焦慮或壓力時-我們的思維和情感中的不同佔有都將被使用並指向-單純地回歸至短誦。我們通過誦念短誦,忠實且溫柔地重複它來應對紛擾。儘管在我們更複雜的狀態下,這似乎對我們充滿挑戰,困難和不可能的,但孩子幾乎像在玩耍一樣接近它。孩子當然會發現這是一項訓練,但它是一項好玩的訓練。而且,如果我們對它少點緊張,少點以成功為導向並幽默一點對待它,那麼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可以像他們一樣融入其中,一定比我們以其它方法做得更好。

選擇我們要誦念的短誦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希望在整個默禱過程中都貫徹始終地使用同一禱詞,每天在早晚的默禱中都使用它。這使得其紮根於你的心中。東方教會靜修士傳統中偉大的神秘主義導師們告訴我們,這個禱詞紮根於我們心中,且喚醒了不斷祈禱的狀態。我們在默禱操練中所投入的基本神學是:基督在我們內;我們不知道如何祈禱,但是聖神在我們內祈禱。因此,我們將注意力從對自己的祈禱觀念上移開,而將它完全放在基督和聖神在我們內的祈禱之靜默臨在。

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使用耶穌之名,古老的基督徒短誦;或阿爸,即耶穌在其祈禱中使之神聖的一詞;或我們推薦的詞彙,maranatha。這是給所有兒童們的禱詞。這就是我們的教導方式。我們給臨終者或五歲孩子的也是同一句禱詞。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詞;不是唯一的,但它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基督徒禱詞或短誦。

如果你選擇此單詞,請讀出四個音節ma-ra-na-tha。在你的思維和內心中清楚地表達它。當你誦念它時,專注的聆聽它。全力以赴。不要形象化它,而要在發音時聆聽它,並讓這個詞將你從思想帶入靜默。這個詞的意思是「主,請來」,但是我們誦念時卻並不思考它。我們不會思考耶穌或天主。我們在做更深入的事情,即在一起。因此,誦念它是一種純粹信仰的行為。正如基督徒傳統告訴我們的:始于信德,止於愛。

如果你選擇這個單詞,請說成四個音節,ma-ra-na-tha。如果你覺得舒服,你可以將其與呼吸結合起來,或在吸氣時誦念禱詞,然後靜靜地呼氣;或者在吸氣時說出前兩個音節ma-ra-,而在呼氣時說出na-tha。重要的是不要擔心技巧,而是要簡單地實際操練。所以基本上是以最舒服的方式誦念禱詞;這很重要,因為這就是訓練,即將自我意識拋下。然後接受天主渴望賜給我們的禮物。

你的姿勢很重要。花一點時間將背部伸直,雙腳放在地上。將你的雙手放在膝蓋上,所以你的身體姿勢在這段祈禱時間內便成為了思維和心靈的完整經驗的一種聖事。因此,在身體,思維和精神中具有一種和諧之感。輕輕地閉上你的眼睛,放鬆臉部肌肉,放鬆肩膀,坐直並保持警覺,正常的呼吸,然後在心裡靜默地開始誦念短誦。

我再次推薦maranatha這個詞,ma-ra-na-tha。


默禱講座系列2012A · 1月-3月 與兒童默禱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天主有偏愛嗎?- 文之光神父

歡迎來到我們團體外展項目的第一個默禱研討會,以此迎接普世團體成立二十周年。 我曾經問過一位明智的年老拉比一個問題 - 天主有偏愛嗎? 他想了一會兒說道,作為一個年輕人,他曾明確地相信天主有偏愛。天主的偏愛就是衪特選的民族,特選的子民,猶太人。到了中年,他重新考慮這一點,並逐漸意識到天主沒有偏愛,天主的愛平等地分配給所有人。耶穌告訴我們:「你的天父使太陽升起,照耀義人和不義的人,降雨給善良和邪惡的人

2. 默觀的能力 – 文之光神父

默禱對是簡單,自然,對我們有益處。在過去的六十年中,醫學向我們保證了這一點。每週都有新的研究文獻發表有關默禱的益處。幾千年來,所有傳統的靈修智慧也是如此。今天,我們將學習到兒童非常自然和熱切地對默禱作出回應,他們喜歡默禱。他們可以默禱,他們喜歡操練默禱。也許我們中許多人會在生命晚期對默禱產生興趣,以此作為加深祈禱,尋找更深默觀層次的一種方式–一旦你品嘗到天主的滋味,你會想要更多,更加深入。或者,當

3. 默禱的益處和靈性果實 – 文之光神父

兒童們有能力做純淨的祈禱 - 初期的基督徒們稱默禱為純淨祈禱,這是默禱的真正含義。因此,我們不應在靈修或宗教教育中限制他們,局限他們於放鬆的技巧,想像力的祈禱或指導性的默禱。我們不應將他們限制於此,就像我們不應僅將他們限制於道德指引,教理或信條資料一樣。所有這些都是好的,有用的,必要的,但它們並不是全部。在兒童與天主的關係中,那些不是他們最直接和最直覺可以做的事情。兒童可以比這更加深入。如果我們教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