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一片雲

沒有人見過天主,當然,我們知道這一點。就像天主是隱藏的,隱藏在一片雲中。

雲是我們對天主經驗的一個很好的圖像。一片雲可以完全遮蓋山頂,如果我們在雲中,所有熟悉的地標都消失了,我們便非常迷茫;我們不知道我們在哪裡。與天主也是一樣。但是,隱藏著天主的雲並不是不可滲透的。它不是一面磚牆。它不會斷絕通訊;它並不會阻止一切通訊的發生。當我們在雲中時,雲並不會完全封閉我們所有的感官。我們仍然可以聽到,儘管很難分辨聲音從何而來。我們仍然可以觸摸和品嘗,但我們絕對不在我們知道如何航行的正常範圍內。我們不在自己的舒適區內,當我們不在舒適區時,那便是一個好地方去與天主相遇。天主可以用新的方式與我們對話。

當我們談到舊約中梅瑟的故事時,梅瑟是在山頂的雲中與天主發生了最親近的相遇,這些相遇對他自己是深刻的,也為他人帶來了豐碩的果實,因為他在雲中為人民接受了法律和承諾。梅瑟在雲中的相遇使基督宗教的一些靈修作家非常的感興趣。在初期第四世紀的額我略尼薩 (Gregory ofNyssa) 對它們尤其感興趣。他這樣說道:

梅瑟大膽地接近了黑暗本身,進入了暗藏的事物中。我認為他是藉著他所經歷的事情教導–與天主親密交流的人必須超越一切可見的事物,並相信神聖居住在理解力無法到達的地方。

所以,這就是重點–從來沒有人見過天主。我們不能用我們的理性思維領會天主;我們不能用我們的思想領會天主。額我略尼薩說,因為與天主的相會是一種親密的聚會,它與愛有關,與關係有關。你無法通過思考天主而愛上祂。我們不能通過思考任何人而愛上他們,如果你是靠著思考而相信自己愛一個人,那麼你會非常快的發現你在自欺欺人,那會是一個悲慘的錯誤。

與天主的親密關係也是如此。與其說是頭腦,思維或意志的努力,不如說是牽涉到我們所是的一切內心事務,它捕捉我們的整體,使我們超越自己。雲的圖像也很顯著地被十四世紀關於默禱的靈修文本《不知之雲》所使用。 雲的作者-我們不知道他或她的名字-在其著作的核心有兩片雲的概念。有一片不知之雲,天主隱藏在其中,我們無法以這種方式認識天主。作者說道:

對於天主自身,沒有人能夠思考。祂可以被愛著,但不能被思考。通過愛,祂可以被領會和擁有,但是決不能被思考。

因此,我們必須將自己的思想放在另一個雲中,即遺忘之雲;矛盾的是,只有當我們將自己的思想放在遺忘之雲中,我們才能夠將自己引入至天主所隱藏的超越思想的不知之雲中。

當他談論默禱的運作時,雲的作者告訴我們要容許自己忘記所有的思想和感受,將它們放到遺忘之雲中,但以渴望愛之箭嘗試穿透不知之雲。

他說,我們應該以赤裸的意向追求天主,沒有祂自身以外的其它欲望。而且,為了做到這一點,他說,你可以將此種赤裸的意向包裝起來且折疊在一個詞中。把這個詞牢記在心,無論如何它也永遠不會離開你。

所以,我們拾起自己的禱詞,我們在心中重複它,無論怎樣;給予它我們的注意力,無論發生什麼。

如果有任何緊迫思想詢問你各種的可能性,不用其它詞彙,而只以這個禱詞回答它,雲的作者說道。

所以他知道做人意味著什麼。如果有什麼思想試圖打斷我們或試圖把我們的注意力奪走,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通過回歸這個禱詞來應對紛擾,同一個詞。雲的作者再次說道:

而且,如果你被誘惑去分析這個禱詞,答案是你只會得到整個未發展的它。

因此,我們就在這裡–你不會被誘惑去思考你的紛擾。雲的作者說,如果你願意並且堅持不懈,你的誘惑一定不會持續很長時間。

因此,無論是何種類型的紛擾,不知之雲的作者建議你只有一個應對,就是你的禱詞,你的短誦。你持續的誦念短誦,任何邀請你遠離它的事物,你就通過回歸禱詞來回應。

或者如若望邁恩所言:

我給你的唯一建議是「誦念你的禱詞」。


默禱講座系列 2013B 默禱的圖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回家

我們語言中的有些詞彙似乎直指人心。我們本能地知道它們的含義;我們本能地知道它們所表達的對我們有深刻的重要性。我們不需要拆解這些詞彙來得到那份領悟,但是如果我們開始反思它們,然後我們便開始梳理出一些我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軌跡。「家」必然是這些詞彙中的其中一個。 英格蘭有位叫吉姆·卡特 (Jim Carter) 的演員最近非常出名。他最近接受了某雜誌的採訪, 我希望你可以想像這次採訪是如何進行的:他討論

2. 自行車和船

當我們嘗試談論天主時,我們正在嘗試談論某位我們永遠無法完全理解或恰當描述的存有,所以矛盾的是當我們思考靈性生活時,其最好的隱喻通常是來自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具體經驗。當若望邁恩當試圖解釋短誦是什麼時也是這樣。 他使用的一個隱喻是從他年代時的《通信兵》(Signal Corps)中而來。他認為短誦就像雷達聲一樣引導我們安全地回家。因此,正如我們誦念短誦,我們重複,重複再重複,它保持我們在安全可靠的航線上

3. 蚊子與猴子

我最近觀看了兩個電視節目。一個是關於一群研究人員在北極圈,另一個是關於在埃及的沙漠中發動戰爭。當我觀看這兩個節目時,我意識到在我的想像中,北極–即北極冰的巨大荒原–以及沙漠都是廣闊的空曠空間。 但是根據這兩個節目,我的想像力與現實並沒有很大關係,因為在北極的那些研究者們很快便發現北極裡充滿了蚊子。而在埃及沙漠中的士兵們發現那裡有數不清的蒼蠅,以至於幾乎不吃很多蒼蠅就無法把食物放到嘴裡。 這讓我想到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