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平靜我們的思維

當我們開始默禱,我們很快意識到的事實是:這紀律是簡單,但並不容易。

當我們經已對外表的「躁動不安」作出反擊,現在它會嘗試尋找不同的出路:若是我們不能移動身體,我們會讓思想代步。我們徜徉在白日夢,回憶往昔、不斷規劃、盼望、擔憂,我們內在仍然充滿不休止的噪音和活動、瘋狂的、旋風式、割裂的想法。正當我們嘗試在默禱中,讓思維平靜下來,但卻經常遭受這些想法的衝擊,有個念頭出現:也許我們不是做默禱的料子; 很快,我們開始感到氣餒,有著要放棄的誘惑。但是,若望邁恩和文之光的訊息都是:堅持下去!

直到我們真正嘗試將所有思想和圖像放下時,我們才能察覺我們的思維怎樣將他們當作我們自我身份認同的主要意識。祇要我們還能思想,我們便知道自己是誰,而且感覺對發生的事情,有著少量的控制權,儘管這些都是怎麼虛幻的事。我們感覺能自我作主,故此是安全的。此外,我們很快就意識到,我們實際上沉溺於思考,因為我們自小養成的世界觀 :認為思考是我們可能從事的最高境界的活動。狄斯卡狄斯(Descartes)的聲明說:「我思故我在。」實際上,是將存在與思考聯繫一起,不作思想,感覺上就像對我們「求存」作出威脅。

並不令人感到驚訝的是:當人面對像默禱的紀律--鼓勵人將思想,甚至圖像放下,事實上包括理性思維的運作程式-思考、記憶和幻想等,人會感到害怕。但是,我們本身不止有「思考」,實在比「思考」還多!

處理我們混亂的思想的最重要方式便是接受它們,畢竟,這是我們存有(being)的表層部份。我們過分習慣對自己及別人批評及批判,而當我們坐下默禱,思想一擁而來時,我們便會氣憤。但我們越是跟自己生氣,我們越會壓制思想,而令思想纏繞不散。這樣,我們不是統一思維,取而代之,我們在分裂自己:我們思維的一部份與其餘的部份正在互相戰鬥。但是,我們越是接受自己的思想,這些思想,越是得到平靜下來。

思想走進我們的腦海,是無可避免的。假如我們被他們牽引,有著跟隨他們走的誘惑,才成為問題。但是我們有一個選擇:可以將思想稍停,作出標記,或專注於我們的短誦,這是一個自由的選擇。當我們的思想,嘗試有著帶領我們走開的誘惑時,我們所需要做的是輕輕地、反復地返回到我們的短誦上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2. 默禱小組在今天還有意義嗎 ?

在任何項目中,我們通常需要一個以不同才能的成員組成的團隊來支持我們 ; 因此,在我們的默禱善工上 , 我們也需要小組協助我們開始 , 並且幫助我們堅持下去。有如若望邁恩早已知道 , 默禱能創建團體 , 因為它揭示了我們是如何聯繫在一起 , 以及我們如何獨立地發展。默禱說明了這個道理。基督徒走在一起祈禱並不是新鮮的事。它永遠是不斷更新的。有人說,在耶穌死而復活之後 , 正是那在耶路撒冷小小的教會 ,

51. 基督徒默禱小組組長

以下是組長應具備的質素 : · 根據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的教導 , 個人對默禱的承諾。 · 希望與其他人分享這份禮物。 · 對在普世推動這教導的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的歸屬感。 組長的職責 : · 成為每週例會的穩定核心。出席或安排其他人帶領小組。安排實際的聚會時間及地點。準備聲帶或簡介 , 為默禱時段計時。 · 歡迎新成員。友善地向新成員及其他成員介紹團體的教導。跟進新成員的問題及進度。 · 鼓勵成員

50. 每週的小組聚會

若望邁恩的意願其實已經實現, 就是他的教導能夠多樣化地, 透過不同小組的定期聚會 , 與不同男女分享 , 包括在家庭 , 堂區, 及工作的地方。除此之外, 默禱小組的足跡甚至伸展到學校 , 醫院 , 療養院 , 癌病中心和監獄。在喬治城大學的商科學院 , 默禱也包括在企業管理碩士課程當中。 現在 , 我們已有2257個小組, 在超過53個國家進行每週聚會。 若望邁恩很清楚信仰團體的重要性 , 因為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