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橡子

多瑪斯·牟頓說道,做為一個橡子就是要有橡樹的味道。橡樹的葉子和樹枝隱藏在橡子的果肉中。

做為一個橡子就是要有橡樹的味道。多瑪斯·牟頓–我認為他在說成為一個人意味著什麼,或按照天主的形象和肖像被造的人之含義,正如我們在創世記中所聽到的。

那個概念,即人類是按照天主的形象和肖像被造的真理,對於初期基督教會思想家們來說是非親密的。他們很清楚人類有些東西是與天主非常相近。僅憑我們被創造的事實,我們已經非常相似天主。我們按照那個肖像被創造,如果我們願意,我們便可以度著一種容許我們越來越相似天主和基督的生活,帶著「基督的心神」。

他們認為另一種方式是我們在內已經擁有天主的火花,當然,它是一團可以燃燒成火的火花。所以我們可以像某些初期基督徒們所喜歡講的方式成為天主內的一團火,與祂一起燃燒。

他們還喜歡說天主在耶穌內成為人,所以人可能成為天主。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清晰的教導–即我們有能力成為天主–對於第二世紀時的教師奧力振,這就是祈禱的要點。他說過我們不只是祈求從天主那裡得到益處;祈禱是成為天主。所以他給了我們一個關於祈禱的更寬廣視野。

我們作為人怎麼可能認識天主呢?是可能的,因為我們已經相似天主。我們在心中已經擁有對天主的渴望。此渴望是我們內心最深的渴望。那就是在我們核心內對天主的渴望;除非我們滿足了這個渴望,直到我們撲滅了那份饑渴,我們就不會幸福。如果我們不撲滅那份饑渴,我們將永遠是困窘的。因此,做為一個橡子就是要有橡樹的味道。

讓我們想像你看到一個落在地上的橡子,你以前從未見過;你不知道那是什麼。通過簡單地看著它,無法想像它會變成什麼樣子。絕對不可能知道它有潛力成為一棵巨大的橡樹。因此,多瑪斯牟頓在此圖像中說我們每個人內都隱藏著潛力去成為我們不能想像的那位。我們不可能想像我們可以成為什麼樣子。

我們可以大致上瞥見一個人發展其神聖潛力是什麼樣子,我們可以在耶穌身上特別地觀看一下它是什麼樣子,以及其他與我們講論天主的聖人們,他們對我們來說相似天主,也相似基督,但我們無法確切地想像我們此潛力發揮出來的樣子。

但是當我們決定坐下來默禱時,我們內心渴望和發現更多自己的某個部分已經開始騷動,

即使在我們還不是很意識到它的時候。

因此,我們開始了默禱的旅程,我們以嘗試做其他事情的方式開始。我們設定了目標並想要達到它,或者我們有一些問題,我們想要嘗試修復它們。但是不久我們就意識到它不像那樣起作用。正如橡子無法軟化自己的錶殼一樣,它也無法自己突破(它需要陽光,雨水,營養和土壤去做到這一點,然後它就會開始突破進入新的狀態,它可以開始生長),對我們來說也是一樣。我們不能獨自做到,但我們可以提供幫助它生長的各種條件。

那麼,當我們要默禱時,我們需要哪些條件呢?

第一件事就是嘗試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故意放置讓我們分心的東西是不合理的。我們嘗試找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嘗試找到一個可以定期去的地方,我們經常坐的椅子,我們經常去的房間一角,辦公室的一角,如果那是我們要做默禱的地方,我們可以為自己創造一個神聖的空間,擺上一張聖像或一支蠟燭。我們為此安排時間,留出一點點時間來準備自己。如果我們從繁忙中趕來,或剛從睡眠中醒來,坐下默禱將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所以,我們找到了一個地方,我們有一點準備時間,然後還有一個計時器。我們作出承諾。我們將做20或25分鐘的默禱。我們設定好時間。因此,我們創造了一些外在條件來幫助我們操練,並幫助我們發展它。

隨著我們對自己的認識,我們開始對此進行一些改善。我們開始認識道如果我們是那種在上午比較懶惰的人,那麼我們真的需要在鬧鐘響時便起床,以騰出更多的時間。如果我們在外面熬到很夜,我們就永遠不能準時起床,我們可能會開始意識到不想再做默禱。我們開始意識到我們需要調整一下生活方式,以便為默禱騰出時間並改善默禱的條件。如果我們的生活是極度紛亂的,且滿是這樣或那樣的事,我們便沒有為默禱創造很好的環境。

因此,我們盡力而為。我們提供條件。我們選擇短誦。我們在整個默禱過程中都堅持相同的短誦。我們每次默禱都使用它並讓它開始在我們內紮根。我們發現它是一個每天陪伴我們的朋友,我們可以在日間有意識地使用它,或者當我們不被其他東西佔據時,容許它浮現在我們的腦海中。

我們可以做的所有事情;所有我們可以繼續做得更好的事情,更忠實的做,更有愛的做,其餘的事情都必須在我們身上完成。那就是聖神的工作。


默禱講座系列 2013B 默禱的圖像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回家

我們語言中的有些詞彙似乎直指人心。我們本能地知道它們的含義;我們本能地知道它們所表達的對我們有深刻的重要性。我們不需要拆解這些詞彙來得到那份領悟,但是如果我們開始反思它們,然後我們便開始梳理出一些我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軌跡。「家」必然是這些詞彙中的其中一個。 英格蘭有位叫吉姆·卡特 (Jim Carter) 的演員最近非常出名。他最近接受了某雜誌的採訪, 我希望你可以想像這次採訪是如何進行的:他討論

2. 自行車和船

當我們嘗試談論天主時,我們正在嘗試談論某位我們永遠無法完全理解或恰當描述的存有,所以矛盾的是當我們思考靈性生活時,其最好的隱喻通常是來自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具體經驗。當若望邁恩當試圖解釋短誦是什麼時也是這樣。 他使用的一個隱喻是從他年代時的《通信兵》(Signal Corps)中而來。他認為短誦就像雷達聲一樣引導我們安全地回家。因此,正如我們誦念短誦,我們重複,重複再重複,它保持我們在安全可靠的航線上

3. 蚊子與猴子

我最近觀看了兩個電視節目。一個是關於一群研究人員在北極圈,另一個是關於在埃及的沙漠中發動戰爭。當我觀看這兩個節目時,我意識到在我的想像中,北極–即北極冰的巨大荒原–以及沙漠都是廣闊的空曠空間。 但是根據這兩個節目,我的想像力與現實並沒有很大關係,因為在北極的那些研究者們很快便發現北極裡充滿了蚊子。而在埃及沙漠中的士兵們發現那裡有數不清的蒼蠅,以至於幾乎不吃很多蒼蠅就無法把食物放到嘴裡。 這讓我想到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