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專注與超脫

默禱必不可少的主要特質是「專注」與「超脫」。它們看起來像是相反的,但實際上卻是互補的。我們需要知道何時「關心與不關心」。 (TS艾略特–聖週三)。我們需要關懷和忠信地專注於我們的短誦,且暫時將我們的思想和在意之事拋諸腦後。


這些特質反過來又外溢至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知道何時要將注意力集中在可能改變的事物上,何時要忽略必然發生的事。因此,我們學會接納生活的本來面目,而非我們希望它是怎樣的。我們學習不依附於我們的觀點,好像事情應該是怎樣的。慢慢地,我們學習放下。如此,我們就會發現我們所放棄的只是我們曾經認為自己需要或嚮往的。


本篤會貝德.葛立費神父 (Fr Bede Griffiths OSB) 在向我推薦的《塔羅牌默禱》(Meditations on the Tarota) 中,對基督徒思想進行了深入的研究,此匿名作者以塔羅牌奧秘為原型,圍繞著基督徒靈修做了具有深度見解的反思, 為「不偏袒的專注力」,即「無努力的專注力」和「有成見的專注力」,即「有努力的專注力」之間做出了清晰的區分:


「一位隱修士全神貫注於祈禱,而一頭憤怒的公牛也是專注的。但是,一位處於默觀的平安中,另一個則被憤怒帶走。因此,強烈的激情意識到自己是一種高度的專注力……但它不是一件專注之事,而是癡迷之事……真正的專注是在光明與平安中的自由行為。它的前提是不偏袒而又超脫的意志。」


有成見的專注力意味著意志的努力。如果你要求孩子們去專注,他們會皺起眉頭,你會看到他們的身體緊繃。不偏袒的專注力是毫不費力的,並且在其中還有一種遊戲成分。一個全神貫注於遊戲中的孩子會忘記其他一切,被召喚時甚至根本聽不到他或她的名字。我們正是需要這種不費力而玩耍的態度,它將使我們能夠接納現狀,使我們從紛擾中解脫出來且統一我們的思維,幫助我們完全專注於當下之事。


保祿·科埃略 (Paulo Coelho) 在其《光明戰士手冊》(Manual of the Warrior of Light) 一書的序言故事中,出色的闡述了專注力和不費力的注意力之間的區別:


「一個明智美麗的女人建議一個男孩去參觀一座寺廟。他卻根本找不到寺廟。當他問附近的漁民時,他被告知這座廟宇由於很久以前發生的地震而被淹沒在海中,只是有時仍能聽到其鐘聲。然後,這個男孩變坐在沙灘上,非常努力但卻不能成功地聽到鐘聲。他對其他任何事物都失去了興趣,全心全意的努力去傾聽。除此之外,他現在還夢想著在海浪下尋找隱藏的寶藏。他慢慢地將周圍所有的自然聲音都拒之門外,而將其渴望固定於發現這座寺廟及其財富,但徒勞無功。最後他決定放棄。他走到大海前去說再見。他再次注視著周圍的自然世界,因為他不再關心鐘聲,他就可以再次笑對海鷗的叫聲,大海的咆哮以及風兒輕拂棕櫚樹的美麗。在很遠的地方,他聽到了朋友們玩耍的聲音,並且為自己很快會重玩童年的遊戲而感到高興。這個男孩很幸福,而且-只有一個孩子可以-他為自己的生命感到感恩。然後,因為他正在聆聽大海,海鷗,棕櫚樹的風聲及他的朋友們玩耍的聲音,所以他也聽到了第一聲鐘聲。然後另一聲,還有一聲,直到被淹宇廟中的所有鐘都響了起來,令他非常的喜悅。」


不費吹灰之力,不去嘗試,不妄想成就任何事情,而是單純的接納,我們就會聽到靜默,並變得靜默:「音樂聽得太深入,就根本什麼也聽不到,但當音樂持續時,你就是音樂本身。」 (T.S.艾略特)只有接納自己,包括我們的思想以及周圍的一切,才會將我們引致靜默,而靜默又會帶領我們達到對真正現實的認識和我們自己存有的真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52 多默福音和自我認識

多默福音強調要按照現實的原樣來看待它,我們需要放下「自我」未經淨化的一面,錯亂的驅動力/欲望,它是我們的生存需求,培養和環境的產物。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對自己的虛假形象,我們的「人物角色」,「自我」面具和「外衣」:他的追隨者說,「你何時會顯現給我們,我們何時才會看到你呢?」耶穌說:「當你脫光衣服而不會感到羞恥時,你像小孩子一樣把衣服放在腳下踩踏,那麼你就會看到永生者的孩子,而你不會感到害怕。」我們需

51 多默福音-努力與恩寵

多默福音始於這句話:「他說:凡是發現這些言論的詮釋的人都不會經歷死亡。」 多默清晰地看到耶穌通過鼓勵我們努力理解並按照衪的教導行事,從而將我們得到救恩的責任放在自己的肩上。真理的發現在於我們的努力與衪話語中所帶來的恩寵相結合。因此,福音中的重點是個人努力和個人責任,藉恩寵的協助來發現我們的真實身份:「耶穌說,如果他們對你說,『你來自哪裡?』對他們說,『我們從光而來,從光本身成為存有,建立自己並在他

50 多默福音中的獨特資訊

我曾在多次的場合中提到,對默禱訓練的忠誠不懈會引致我們的現實觀的完全轉變,並將以後的行為相應地從以自我為中心改變為以他人為中心。 在所有的福音中,多默福音聚焦於這種轉變。它最初被認為是一部「諾斯底派」gnostic 福音,正如它被包括在1945年於埃及發現的Nag Hammadi 罐中,以及其他已知的“諾斯底派”著作。實際上,它與斐利伯福音歸納在一起,它至今仍被認為是「諾斯底派」的。因此,東正教徒

© Copyright 2019 by WCCM Hong Kong. All rights reserved.

For Simplified Chinese content,

please visit our WeChat Official Account

​请到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浏览中文简体内容